第二百八十二章 不去

小说:最强逆袭 作者:关中老人 更新时间:2017-09-28 10:39
  第二百三十二章不去
  书法这东西,传承了上千年,有着它独有的魅力,因为文字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多少人为之向往,可是古往今来能有大成的,能在历史留下痕迹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书圣王羲之,草圣怀素、张旭。楷书四大家,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赵孟頫,还有宋朝的苏黄米蔡等等等等。
  每个朝代都遗留下了不少珍品,比如王羲之的,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相传陪葬于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或者武则天李治的乾陵,有人愿意为他挖坟掘墓,有人穷极一生只想窥其一面,奈何不是谁都能成为幸运儿。
  如今这个时代,就算是大成者也只学到了前人的一点皮毛而已,大多都是班门弄斧的跳梁小丑,登堂入室者知之甚少,是人不是人都挂着书法家的名号,写出的东西却让人贻笑大方。
  秦升不敢说他有多大的本事,只是窥得皮毛而已,但是真比那些所谓的书法家要强不少,这是他的底气。毕竟从小耳濡目染,在那个环境熏陶,有有着天然的优势,再加上天赋还算不错,才有所小成。
  这也是为什么,秦升为了幅字耗尽了那么大的精力,能让吴三爷在看到第一行的时候就目瞪口呆,看到一半的时候颤抖着站起来喊出惊世之作,秦升估摸着自己,这辈子也就只能写出这么一副佳作了。
  这年头不是古时候,只要会写字就行了,毕竟大多数人对书法还是不怎么了解,特别是草书,或许连这些字都认出几个,瞅见吴三爷这么大的动静,都莫名其妙的看了过来。
  不过这其中当然也有内行啊,当镜头将秦升这副字投到大屏幕上的时候,现场不少来宾也都惊呼出声,这幅草书真是游龙走蛇行云流水啊,让人留恋不舍赏心悦目,真是好字好字啊。
  “厉害,真心厉害啊”独孤青宁盯着秦升那副字感慨道,他多少了解点,毕竟家里老爷子也比较喜欢练字,追求静气凝神,天人合一。
  青宁嘟囔道“写的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东西,跟鬼画符一样,我怎么一个字都认不出来,厉害什么啊厉害,完全就是出来骗人的,哼”
  能让吴三爷震惊的子,又怎么是骗人的东西,青宁摇头道“玉儿,你真不懂啊,这副草书如果出自哪位大家,你知道拿出去拍卖的话,能拍多少钱?”
  “多少钱?给我五毛钱,我都不要”青玉撇嘴道。
  青宁缓缓说道“至少千万起步”
  如果给青玉说这字怎么怎么好,她肯定是欣赏不了的,还不如告诉她王者荣耀里面哪个英雄比较厉害,但要是告诉她这副字能卖多少钱,她当然能明白这副字的好坏了。所以听到哥哥说这副字能卖上千万,青玉立刻无语了,有这么好么?
  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白富美,打小就开始画画,又喜欢音乐等等,多少还是有艺术细胞的,能让吴三爷如此惊讶,能让在场这么多的来宾如此吃惊,要说不好谁信?
  吴三爷死死的盯着这副字,依旧还没缓过神,似乎沉浸在秦升的境界当中,后面站着的众人也都颇为意外,没想到一幅字能让老爷子如此大的反应。他们当中有些人能看得出这副字的惊艳,有些人却依旧还不明白。
  秦升的大舅哥林泽注意力不在这幅画上,他的眼中只有秦升,林泽已经顾不上旁边的美女了,回过神后也不关注全场的气氛,直接离席而走,他要迅速将这个消息告诉父亲,看看林家该怎么应对。
  屈欢喜和袁科都是俗人,对书法没什么了解,并不明白大家的反应,屈欢喜嘟囔道“不就是一副破字么,有那么好么?早知道我在家里随便找一副就行了”
  “少爷,不要小看这秦升啊,他的本事可不小啊,亲手写的一幅字能让吴三爷如此喜欢,那可绝不是谁都能办得到的”袁科很冷静的分析道。
  吴三爷终于回过神了,低声问道“这真是你自己的字?”
  “不敢瞒着老爷子,酒醒时,我自己都没敢相信”秦升如实说道,这种状态是可遇不可求的,那晚只是侥幸窥得奥义。
  秦升也是投其所好,这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里面的一段话: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秦升知道以他的精力,根本写不完整篇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以只写了一半。纵然如此,当秦升写完的时候都耗费完了精力,直接倒头就睡了,好几天才回过神。
  “醉怀颠张,你这是在学故人啊,我真没想到这么一副惊世之作,居然出自你这样的无名小卒,有意思有意思,可惜只有前半部分”吴三爷沉醉其中,又有些惋惜道。
  秦升不卑不亢的回道“怕是写出来,也有些差强人意,可遇而不可求”
  “好,这副字我收下了,只怕我说出去,都没人敢信是你的字”吴老爷子默默点头道。
  秦升识趣退下,不再多说什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站着这里就有些显眼了。后面的杨登心里窃喜,秦升精心准备的两份寿礼,今天算是给老爷子留下深刻的印象了,难怪不让他们看,那幅画他们还能看懂,就算是不明白,也有刘老给秦升背书,可这副字他们就是看了估计也不懂啊,没文化真可怕啊。
  秦升从舞台下来,走向了他的位置,他能感受到那些人炙热和疑惑的眼神,他也不在意被人打量。
  只是当他看向不远处的大舅哥林泽的位置时,那里早已经空空如也,秦升笑而不语,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他在杭州,至今依旧没什么动静,那就让他主动挑明吧。
  当秦升回到座位后,在座的这桌都开始和秦升寒暄客套,御姐杨大美女客气道“小秦啊,没想到你隐藏的这么深啊,真是太坏了,今天有没有时间,晚上陪姐姐聊聊天”
  主动送上门,一般男人早已经拜倒石榴裙,可是秦升却对此没兴趣,他能坚持和林素保持最后的距离,只因为心中那一点原则,又怎么可能随便在外面乱来?再说就算他想乱来,杨大美女这姿色也不够啊。
  钱总就比较直接了,笑道“秦升啊,有机会来上海啊,到时候请你喝酒”
  “多些钱总,肯定会去的”秦升并不拒绝道。
  十几分钟后,贺寿总算是结束了,吴三爷带着两位义子和众多心腹回到了主桌,吴三爷和朋友们嬉笑闲聊,接受着大家的祝福,其他人开始代表吴三爷向众人敬酒,感谢大家前来捧场。
  罗长功和杨登走在一起,等到了秦升这桌后,先是敬了大家一杯,随后站在秦升的背后,打趣道“今天你算是出了风头了”
  “这也算风头?”秦升不以为然道。
  罗长功乐呵道“不少人都在谈论你,老爷子现在还在说你那副字呢,还算没出风头么?”
  “行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回头回杭州了,你请喝酒,我们先去忙了”杨登苦笑道,随后和罗长功跟大家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寿宴进行的差不多的时候,秦升就起身准备离开了,他还得早点赶回杭州接林素去。御姐杨大美女和钱总也都跟着出来了,他们不清楚秦升的底细,不过今天聊的还算不错,这样的关系当然得经营下去。
  他们刚走到走廊这边,林泽带着福伯就拦住了秦升去路,阴阳怪气道“秦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胆子还真是够大的,居然敢来宁波”
  “我该怎么称呼你,大舅哥?”当林泽离席而去的时候,秦升就知道他已经知道了,所以直接挑衅道。
  大舅哥三个字像是在打脸,林泽克制着冲动道“大舅哥?你这辈子也别想进我们林家的大门了”
  “什么时候林家由你说了算了?”秦升不以为然道。
  御姐杨大美女和钱总看着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秦升怎么和宁波林家还有恩怨,只是这话里的内容有些耐人寻味,大舅哥?
  他们知道留在这里不合适,就是给秦升打了招呼,就先一步离开了,秦升笑着点点头。
  林泽脸色冷清道“我没功夫跟你废话,我二叔要见你,跟我走吧,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秦升当然不会去,谁知道是真是假,这可是宁波啊,林家的大本营,他脑子秀逗了才冒险,直接拒绝道“不去”
  林泽本就对秦升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秦升,严林两家早已经联姻,他在上海可以混的如鱼得水,秦升完全打破了一切计划。
  林长汀的意思是,让二弟和秦升见见,这就是本来的打算,所以林长河才让林泽请秦升过去,只是林泽才不会如此客气,态度很是强硬。
  听到这句话,林泽直接吩咐道“福伯,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