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小说:青诡纪事 作者:荆棘之歌 更新时间:2017-09-27 17:02
  玄术师是什么人,又是什么职业,吴生生和刘娟是不清楚的,但是何青表现的这样的厉害,她们也只能稀里糊涂的带着何青,很快就来到罗生集团的总部大楼前。
  前台小姑娘是最新招聘进来的,入职不过两个多月,总共也没见过吴生生几次,就从前辈们嘴里听来一堆似是而非的八卦。
  此刻远远看到吴生生走近,急忙迎了上去。再看她健步如飞,虽然脸色憔悴,但一双眼睛仿佛利剑一般,浑身上下气势凛冽,连个笑脸也没有。不由想起上午由自己引进电梯的那位出了名的单莹心,还有她的无理取闹,不由又是着急又是兴奋。
  她沉默的在前头开路,不知自己是该期待接下来的好戏,还是该为老板娘默哀一把。
  ——听说老板娘身体不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老公和小三亲亲我我,万一受不了……
  那女的那么烦人,那么好的条件非要给人家当小三,这个社会啊……
  她想得太多,对接下来的好戏十分期待,以至于按电梯的手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说不出是恐惧还是兴奋。
  在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她瞅着吴生生和刘特助身边还跟着一位平凡的女孩,不由默默的想着:这位又是谁?
  自己就是做前台的,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注意她呢?
  电梯很快到了罗元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一下电梯,在这忙碌却又悄悄的走廊上,何青忍不住抬头看着四周,眨了眨眼睛。
  “这里的气场……”
  “怎么?”刘娟一脸紧张的问道。
  何青叹口气,转过身来,带着些许怜悯的看着吴生生。
  “恐怕,你要做好准备了。“”
  准备?什么准备?
  刘娟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便听吴生生问道:“果然是有他的参与吗?”
  “有的。”
  何青点头,目光凝视着空气中那丝丝缕缕跟吴生生身体相勾连的线条。坦白对她说道:“恐怕不只是有他的参与,而且,早在一二十年前,你的身体就和某种东西有了相互的联系了,就如同,你在用自己的精力供养着它。”
  “一二十年前?”
  吴生生纳闷儿道:“一二十年前,那,那就只有我未出世的孩子,难道是孩子的?”
  “不,”何青摇摇头:“可能我说的不太清楚,让你误会了。”
  “我说的‘你在供养着它’,不是作为母体和未出世的胎儿之间的联系,而是你的精力每天都在被同样东西抽取,在最近好像才消停,而联系的纽带不是血缘。”
  “但这东西是春风吹又生,之前因为日复一日没有什么消停的机会,它已经对你有了占有欲,只要你一出现,它就会不由自主的勾缠上来。”
  “这是个东西,不是孩子。你当年那个孩子,我恐怕也跟它有关联……”
  何青的话没有说完,吴生生却一脸惨白,她想说不是的,是孩子自己没了胎心,是她的原因……
  但是,这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眼看吴生生满脸迷茫与惨痛,何青也没再多说,毕竟,这种抽象的东西,怎么描述也描述不清楚,干脆先进去看看再说。
  于是当先一脚,便踹开了罗元办公室的实木大门。
  “砰”的一声巨响,那原本厚重的、加了重重防盗锁的阀门此刻就如同纸皮一般,不堪一击。
  刘娟和吴生生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心里却俱都震撼的想:“力气真大呀!”
  开门发出的一声巨响,让旁边几个半封闭办公室里的人纷纷走出来,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一见来人是不常出现的老板娘,再想想进去了就没出现的单莹心——
  大家彼此间交换了个默契的眼神,缩回了自己的隔间,佯做出一副忙忙碌碌的景象来。
  不过,现在也没人会关注他们磨洋工的手段。
  只见罗元慢条斯理的从卫生间走出来,一边用一条崭新的白色毛巾,细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他虽然性格杀伐果断。但其实日常最注意细节就连擦个手,每一根手指也得细细的长过。唯恐错过一条褶皱里的污垢。
  看到吴生生当先走进屋来,他只是拧起眉头。不满的说道:“自己家公司,有事不能先敲门吗?至于要这么踹进来吗?”
  话刚说完,便看到一旁门上的大洞那厚厚的是木板被踹了个对穿,门板已经摇摇欲坠,很快就在他的目光中,嘎吱一声坠落在地,摔出震天一声响。
  这一声震响,让周围佯装做事的工作人员耳朵一抖,这边刚才有动静的工作人员,不由自主又默默地缩了回去。
  罗元接下来的话就这么被堵在嗓子眼里,进出不得。
  他哽了一下,这才正视进来的这三个人,吴生生和刘娟他是都熟悉的,可最后跟进来的这个貌不惊人的女孩,又是什么人呢?看年龄也实在太小了点吧。
  没给二人寒暄的机会,何青当先走上前去:“罗先生,我是单莹心的同学,学校里有事要找她,因为联系不上,这不,就让我来接她回去了。”
  罗元颊边的肌肉瞬间紧抽了一下。
  但很快,他又将下撇的嘴角微微翘起,状似有些生气的说道:“你是明大的学生,那我问你,今天单莹心过来,说学校里有女生公然掌掴她,这是怎么一回事?就算你今天不来找我,我也要打电话到你们学校去问一问,明大是什么样的校风,居然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这些学生天天不操心好好学习,反而暴力行为越来越多!”
  “单莹心的脸被打成那个样子,作为长辈,我是务必要帮她讨回一个公道的。”
  这一番先声夺人,倘若她们真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话,此刻就要没脸见人了。
  吴生生冷笑一声:“说的倒是厉害,你打电话?你想以什么立场打电话?怎么跟学校介绍你的身份?还有那位单莹心的身份?
  “难不成,你说你是单莹心在校外傍的大款?小情人受伤了,要替她出口气?”
  这话一说,罗云面色未变,倒是何青将眉头一皱,轻声说道:“吴总,慎言,死者为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