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真伪的世界

小说:天影 作者:萧鼎 更新时间:2018-02-08 22:42
  这个在一片诡异神秘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突然出现的怪异眼瞳,当然是和普通人的眼睛完全不一样的。那只眼瞳中并没有眼白,更多的像是一片正在燃烧的火海,倒是在正中心的地方一片深沉黑暗,有几分像是人眼的瞳孔,在黑暗的最深处,还有奇异的光芒流转闪烁着,点点闪烁的光辉,竟好像是一片银河星光,在那瞳孔深处,仿佛又是另一个奇异的世界。
  这只眼极其巨大,好像占据了陆尘视线中这片黑暗天空的大部分地方,在这一刻,陆尘心中唯一的念头想法,大概就是在震惊之余默默地想着一个“神”字。
  是的,除了古老传说自古流传下来的那个“神”字,还有什么可以用来形容这不可思议的东西呢,那明显是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的强大存在,又或者这眼前的一切不过只是陆尘脑海中的想象或是幻象?
  陆尘是被当今天下第一人天澜真君调教出来的人,又在魔教中潜伏过过年,见识过无数匪夷所思的怪事,他当然知道这世上确实存在一些十分诡异的手段,能让人在自己的脑海中产生错觉幻想,换句话说,那是直接欺骗人的大脑和理智,进而可以做出无数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年在昆仑山上时,为了替受到折磨的阿土复仇,陆尘就曾经运用过类似的手段在一个叫做贺长生的人身上,当时的他只是用很粗浅的手法,封闭了此人的视觉,然后利用听觉和触觉上的误区,就直接造成了巨大的折磨并最后吓死了那人。
  而这只是封闭一种感知的简单手段,据陆尘自己所知的,在某些奇诡的流派和古老的传承里,是存在封闭多种感知的强大道法。当然了,这么多年来其实这样的手段并没有在人世间出现过太多次。至于原因么,一来,据说这种手段太过艰难,非天才难以修行;二来,这样的道法太过逆天,若是真着了道,怕是连化神真君都要吃亏。
  能威胁到化神真君这种人物的法子,如果没有太强自保能力的话,一般下场都不会太好,所以多年以来,这样的手段逐渐就成了传说,如果不是陆尘阅历丰富,还真不会了解这些东西。
  所以也就是在这一刻,当陆尘心里刚刚冒起那个“神”的念头的时候,他便立刻有所警觉起来。眼前这一幕如此匪夷所思,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几乎不可能在人世间出现,难道……是自己在某个时候突然中了暗算?
  他凝视着那只眼瞳,而黑暗中巨大的眼瞳也在盯着他。
  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没有天崩地裂没有电闪雷鸣,甚至没有风雨雷电,一片都是那样安静的,出乎意料之外。
  那只巨眼看着陆尘,或许是因为它太过巨大,又或许是自己并不能真正了解那种存在,所以陆尘觉得自己并没有从那只眼瞳中看到任何的情绪表达,倒是在看了一会之后,他心中忽然一震,却是想到了自己之前为什么会突然觉得看到这个巨眼时会有几分眼熟了。
  他好像……真的……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眼睛。
  是的,他见过的。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在他一直想要忘记的那一段记忆的最深处,在那个古老又荒凉的荒谷中。
  魔教的三位长老和蛮族的火之萨满点燃了火焰,激发了古老的降神咒大阵,在神秘的神树种子的灵力催持下,他们打开了通往苍穹天空的通道,撕裂了那里的夜幕,然后引来了他们想要的神灵。
  陆尘清晰地记得,那个晚上,他站在云守阳身后抬头望去的时候,看到的天穹上的裂口中,就露出了那样一只奇异的巨眼。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过去了太久时间,让他在记忆中变得有些混乱,陆尘的心里隐约记得当年在荒谷里他所看到的那一幕,看到的天空中的那只怪眼,似乎是带有鲜明的情绪的。
  那只眼睛愤怒、狂傲、嗜血,还有俯览众生的冷漠,那是高高在上的淡然,就像我们走路时,根本不会在意脚边挣扎或是路过的蝼蚁。
  他们把它叫做“神”。
  他们想把这个神拉入这个世界,他们想要借助这个“神”的力量去变得更加强大,达到甚至从超过他们梦寐以求的化神真君这样的层次。
  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
  如果没有陆尘的话。
  ※※※
  “是你吗?”
  陆尘突然开口,大声地喊了一句:“你是那个荒谷里出现过的神灵吗?”
  他的声音中奇怪地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和害怕,除了一点点好奇之外,他好像迅速地平静了下来,在面对这个无比恐怖的存在时,他连话语声都没有抖一下。
  巨眼凝视着他,没有任何反应,当然也没有任何回答给他。
  黑暗的火焰仍然还在陆尘的身躯表面燃烧着,无声却炽烈,在黑火中,陆尘忽然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你是假的。”
  “轰!”
  突然,天穹的尽头无边的黑暗里,猛然响起了一声惊雷,一道闪电如银蛇窜过,将那片黑暗撕裂出一道明亮的伤口。
  陆尘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黑火开始缓缓向他体内收拢回归,而他的身躯在黑暗中开始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之间,他好像骤然化作一颗流星,冲向那黑暗天空的深处。
  下一刻,他再睁开眼睛时,眼前忽有光明。
  那是柔和的光芒,那是树洞里的温和的光。
  他还是站在这个树洞中,也还是站在那扇门前,不同的是,那扇门此刻已经关上了,而他的一只手正在那个门把上,然后紧紧握着,将这扇门推上。
  阿土看起来像一只死狗一样,舌头有一半歪在嘴巴外面,双眼一片迷乱地倒在地上,时不时地低声叫唤一声,好像正在做一场噩梦。
  陆尘看着阿土,又看了看那扇关上的门,脸上忽然掠过了一丝后怕。直到此刻为止,他仍然还没有搞清楚这扇门背后的到底有什么,但是他知道,这扇门是他平生所遇到的最危险的一个所在。
  刚才的那个梦境里,只要他稍有迟疑不慎,也许就会永远沉沦在那片黑暗里了。
  那么等待他的命运,也许就是永不超生。
  他俯身将阿土抱了起来,仔细查看了一番,感觉到在那扇门关闭之后,阿土的情绪正在迅速地平静下来,看来从噩梦中清醒过来是很快的事情。
  他松了一口气,略作沉吟,然后带着阿土离那扇门走远了几分。与此同时,他心中忽然一动,目光却是看向了树洞的另一边。
  那里,还有另一扇门,仍然藏在树壁深处没有现身。
  那扇门,又是通往哪里?在那门后,又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