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局势翻转

小说: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更新时间:2018-02-20 15:44
  别说面对这些卑贱的人类,即便在高贵的米索布达比人中,他也是高高在上,受人追捧,这次历练故意挑了这么一个靠近人类大本营的地方,那是艺高人胆大,同时也是向那些做事小心谨慎的老家伙们的一种挑衅,却没想到竟然被这样一只蝼蚁戏弄!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人类竟然没有跑?!
  他愤怒而扭曲的脸上也是微微出现一丝错愕,可随即就转化为狰狞的笑意。
  “为了你愚蠢的勇气,我将收藏你的头颅!”
  米索布达比的战士喜欢收藏有价值的敌人的头颅,制成标本,王重是知道的,无论是之前被旅团部清剿的那些矿洞或是其他米索布达比人聚集地,都发现有大量的各种头颅标本,而对安里西来说,王重的实力或许不够让他制成标本的资格,但他所做的事儿却值得,那颗头颅将会永远的提醒着安里西,不要小瞧任何弱小的敌人!
  王重却是摆了摆手,滑稽的小丑面具上露出一个诡异嘲讽的笑容:“刚刚你也是这么说的。”
  安里西握紧了他的剑,刚才承受了巨大爆炸再冲出地底时,一直绷着神经没能察觉,而直到此时在对方嘲讽的目光下,他才发现自己的胳膊居然少了一只,连脚掌都断了一大截,作为完美的米索布达比男神的代表,自己竟然变成这种丑陋的模样?
  他本就有些狰狞的脸此时变得更加狰狞了,慢慢的羞怒之意溢与颜表,脸色长得通红、头顶断掉的触须根处有一阵阵电光缭绕、能量涌动,却再也不复曾经那种神圣的荣光。
  吼吼吼~~~~~~
  安里西近乎癫狂般的暴吼出声来。
  这吼声就像打雷一样,震得王重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不过只凭这几句话和对方的反应,以及前两天的接触,他已经能判断出对方应该属于是米索布达比人里的贵族,很骄傲,很有天赋,而且对形象很在意,虽然无论王重还是辛巴都不觉得对方那鬼样子有什么好看的,脑袋上那些触须换个密集恐惧症来看了直接就能发病,可显然米索布达比人并不这样认为,这剑圣估计还是他们族里的帅哥吧?
  嗖!
  狂吼声中,安里西已经飞射而起,金光突袭!
  “我要让你品尝地狱!”
  他话音与攻击几乎是同时杀到,可安里西习惯的是左手剑,突然换成右手,倒不至于说不熟练,但总归是别扭。
  此时竟然一剑落了个空,他攻得快、对方溜得也快,速度回路在此时早已经开启,看到对方有攻击欲望的同时,王重就已经撒腿开跑,似乎压根就没有要和对方抗衡的意思。
  “靠靠靠,老王你不厚道,你不是装逼要单挑吗?怎么又跑了?”辛巴犀利吐槽,刚才叫这货跑不跑,你看,还是要跑吧,再缺胳膊少腿的剑圣那特么也是剑圣啊!
  “急什么,这是战术,我先耗耗他。”说话间,身影一折,朝左边变向疾窜。这附近虽然没有什么复杂地形,但先前山崩时飞溅出来的乱石又大又多,这时不往远方跑,反而往崩塌的山石堆里钻,利用好了遮蔽一下视线还是可以的。
  战术方面,王重绝对专业,装逼和作死这种事儿一定要分清楚,其实也就是一线之隔。对方是受伤了,而起右脚的伤让他的速度下降了很多,这给了自己闪避的空间,但如果是一个不小心仍旧会有被秒杀的危险,正面现在还不能打,游击战肯定是首选,流血都流死他,装个逼只是为了刺激一下对方而已。
  果然,拙劣的手法往往有着致命的效果,敌人已经被气晕头了,抓狂一样的追了上来,有剑圣的威压从身后袭来,想要压制王重,让他无法动弹,可带着小丑面具的王重却总是能从那满满的威压中找到见缝插针的缝隙,而且受伤之下这威压也不算强了,丝毫都影响不了王重的速度。
  “辛巴,开嘲讽!”
  “转头!”辛巴得意的大叫,这可是拿手好戏。
  王重猛然回头,小丑面具上‘哗’的一声响,那红彤彤的鼻子‘砰’的一下膨胀开,配合着一副上吊眼和夸张的嘴巴,都不用说话,就算是外星人也知道不是什么好意思,何况还是精通人类语言的“高等种族”。
  “追我啊笨蛋!你长得真丑!看你那断章鱼的脑袋,烤鱿鱼好吃吗?”这是辛巴的声音。
  可愤怒到极限的安里西显然是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不得不说相近的文明也有个好处,那就是理解起来容易,尤其是对方还熟悉人类语言,更能感受到那种浓浓的嘲讽和鄙视。
  竟然被这样一只低等生物戏弄!被这样一只蝼蚁践踏和嘲讽!
  米索布达比人大多对荣誉看得高过一切,安里西现在死的心都有了,暴怒之下速度倒是有所提升,可敏捷却差了些,脑子也有些发热,王重在前面乱石堆里乱窜,左右变向、各种折跃,安里西往往是对方变向时,他却一步没刹住就冲过了头,明明速度胜过对方不少,却就是追不上。
  如此几次三番,安里西也是强行冷静下来,稍稍放缓了速度,只用神识锁定住王重的位置追去,效果那是立竿见影。
  “言出法随——飞影!”
  王重可没想过激将法能一直成功下去,这时也不再让辛巴嘲讽了,专心带着剑圣在这乱石堆里兜圈子,足足绕了大概三个多小时,这已经是他第十二次开启速度回路,实战的压迫,他也是在不断的调整。
  一方面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回路越来越纯熟,另一方面也是在高速消耗和运转的过程中不停的发现有些回路上的小小瑕疵,这在正常训练中几乎是不可能发现的,全靠高压下紧绷的神经和更加敏锐的意识,以及极限的生存压力下逼发,无论谁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紧跟着又再次陷入这样生死的拉锯中,那种灵魂的触动,视野的变化,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王重对灵魂回路的掌控在不知不觉中全方位的提升着,他此时的速度飞快,每一次新开启的速度回路总是能比之前更快上一点,这让他又惊又喜,感觉自己和剑圣之间速度上的差距竟然慢慢维持到了一个平衡上。
  这简直不可思议,即便剑圣又脚伤,可毕竟是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安里西从没有见过这种能量程度的弱者,竟然可以跑得这么快。
  简单说,受伤的剑圣现在勉强算是八缸超跑,英魂期顶天了六缸,王重也是,但问题是他还有双涡轮增压……这速度可就不一样了。
  而且对方的伤势一直没有得到恢复的机会,在这样的消耗中自己就肯定是占便宜的,王重甚至感觉当最新一轮的速度回路开启时,自己在速度上甚至已经超过了身后的剑圣,这可就算是吃了颗定心丸,只要比对方快,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上,那就完全是另一种局面了。
  当然,如果对方能彻底冷静下来,这种受伤的不利局面就应该撤退,王重拿它也没什么办法,可安里西已经怒极,他无法忍受这样灰溜溜的像个残废一样回去,那会被族人笑死,他可是主动来这里表现一下,想给敌人一个教训,现在这样回去算什么?
  嗖!
  一道剑气掠过王重的头顶。
  终于还是直接出手了!
  拥有小丑面具的王重无比的敏感,就像脑袋后面长有眼睛,瞬间贴地俯冲,只是头皮上还是感觉到一阵火辣辣,剑气的边缘触碰到了,给他来了个地中海的中分。
  麻蛋,知道是一回事儿,可真面对攻击还真是难以反映,即便这道剑气无论速度、威力还是带给自己的威胁感都远远比不上前两天的时候。
  这种攻击必然是很消耗力量的,对方先前没有直接用大概也是想节省力量,也辛亏他没有一上来就硬干,否则没有这小段时间来提升速度回路,那死的恐怕就是自己,英魂面对天魂的力量,就不能硬刚,无论是曾经听过的那些传说还是对实际情况的观察。
  等待机会,以剑圣现在的情况,体力和力量消耗肯定更快,而且拖得越久,对方的伤势也就越严重,机会会越来越明显。
  王重从小到大没别的优点,就是有耐心,他就像个经验老道的猎手,而对方就像是猎物,而且还是一只被激怒的猎物……情绪向来就是高等生物的优点,但也是他们最大的缺点。
  只是这点时间的接触,王重已经对米索布达比人有了相当程度的理解了。
  这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在乱石中飞窜,不知不觉间已经绕到了原本黑岩矿区的左侧山脉后面,一片茂密的树林出现在眼前,王重眼前一亮。
  而安里西好不容易才强行稳下来的心态顿时又有些急了,自己的速度虽然稍快一丝,但对方比自己灵活,如果真让他窜进树林里,那想要干掉这个卑贱的人类恐怕就更难了,普通的剑气没用的,威力和速度都不足平时的三成,而且对方现在突然打鸡血一样比两天前变强变快了也是自己频频失手的主要原因。
  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放弃追杀,或是……
  安里西并没有犹豫,手中的圣剑一竖,摆了个起手式。
  坦白说,对付这样一个弱者、一个小角色,竟然要让自己动用这种压箱底的招数,这绝对是一种耻辱,也根本不值得,因为以自己现在的状况未必能完美控制这招,有可能被反噬,而对方只是区区一个英魂人类而已,付出和收获的价值不成正比。可如果是在这个价值的天枰上再加上安里西的自尊的话,那就不同了。
  不能让他钻进树林,无论如何,要他死!
  剑宗绝学——人剑合一!
  他身上猛然闪耀起无数电光,头顶那些已经断掉的触须截面,在这强烈的能量涌动下,竟然一点点的愈合,虽然没有立刻重新长出来,但断口处已经长出了新肉,散发着一种勃勃生机。
  可这起手式才刚刚摆下,前面那人类就像早有准备一样,身子凌空飞跃,倒退滑行,同时左右手互搭,早有火光在他手臂上涌现,脱手就是一记疾冲的火凤!
  这火凤来得又快又急,安里西直接无视,身上剑罡开启!可重伤之下,无敌一样的剑罡防御已经不复先前之勇,被火凤那强劲的冲击打的他身子往后一仰,已经快要蓄势完的气势被微一延误,而正前方的王重却是借着凤翅九天出手时的反冲力,如乳燕投林般滑入了身后的丛林中,而且明显是算好了距离和位置,借着丛林的遮掩,身子瞬间掩没,将大招在手的安里西直接晾在外面。
  这、这个低贱的、卑劣的、奸诈的……
  安里西也就是不会骂人,否则恐怕真想问候尽王重祖宗十八代。
  他的牙齿被咬得咯咯作响,这时候放弃?
  说实话,安里西绝不甘心,可他已经没有了追下去的资本。
  这两天追杀这个可恶的人类,虽然心中咒骂千万遍,可安里西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人类狡猾无比,而且极其擅长逃窜和隐匿,在那样的丛林中,自己想要抓到他是很难的。
  更重要的是他所受的伤其实很重,头上断掉的触须,会影响能量传输,探索洞察,包括断掉的左手和右脚,米索布达比人拥有很强的再生能力,身为剑圣,他的再生能力就更强了,可这也是需要调息和静静恢复,持续不断的奔跑和力量消耗非但不能对身体的再生带来任何帮助,反而是会伤势继续恶化下去,他必须停下来了。
  安里西的脚步在丛林前停下,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也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诶诶诶,那家伙没追进来耶!终于放弃了吗?”辛巴嚷嚷。
  王重也发现了,原本窜进丛林后就等着对方入瓮的,可却居然不来,他朝那边看去,只见安里西已经在原地盘腿坐下,开始吐纳调息了,有能量和电光在他身上不停的缠绕,连断肢处伤口开始愈合,这尼玛真是章鱼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