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大胆计划!

小说: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更新时间:2018-01-20 00:03

  陷阱?剑圣?王重呢?
  “急救箱、急救箱!”奥斯卡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急喊,他抱着格莱的手上此时已经满是鲜血。
  身后的封将急救箱拿了过来,奥斯卡把格莱平躺着放下,掀开他的外衣一瞧,胸口那恐怖的伤痕看起来简直就像是要将他整个人都劈成两半!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奥斯卡的双手闪动着蓝色的光芒,魂力强行介入,将伤口附近的出血管统统压住闭塞,封做了简单的救治,但显然这里的医疗条件是不可能治好这么严重的伤势。
  流浪旅团一帮人面色凝重吗,回想起之前格莱透出的信息,所有人的心则都已经沉到了谷底。
  陷阱,剑圣。
  其实只要这两个词就已经足以说明发生了什么,大家总算是知道KD是怎么团灭的了,如果真只是面对所谓的布防甚至埋伏,以KD的实力,打不过总是能逃的,那帮人并不蠢,也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圣城的荣誉舍生取义的类型。
  可如果是剑圣呢?天魂高手,大导师级的战力,有准备的情况下灭一个KD旅团简直不要太轻松,那是剑圣呐……
  “……放弃任务吧。”
  说实话,这是一个相当艰难的决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奥斯卡的内心是十分煎熬的,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一定会冒死前去对方营地打探王重的消息,可身边还跟着流浪旅团其他所有人呢,就算让他们单独返回也不现实,如果没了自己,只凭小眼睛和封,是无法带着夏尔米他们以及一个重伤的格莱穿过整片沼泽的。
  同样的错误犯一次两次是年轻冲动、是热血洒脱,可如果三次、四次,那就是脑残无能、不记教训了。
  “那老王呢?”夏尔米有些着急,脱口而出,甚至忘记了自己拖油瓶的身份。
  奥斯卡摇了摇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别说现在根本不知道王重是生是死,就算真知道王重的情况,流浪旅团又能如何?从剑圣的手底下救人吗?那只是去送死而已。
  没有实力就不要去想一些异想天开的事儿,想要随心所欲、想要保护同伴,也得你足够强大才行。
  “我……”夏尔米咬着嘴唇,纠结极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昨天晚上竟然会是一次永别。
  她脑子里竟然在这瞬间闪过曾经欢乐无忧的地球时光,那个带着自己逛天京学院的身影,那个被自己拿来当成和萝拉赌气工具的男生,真的只是为了逗逗小萝拉吗?夏尔米觉得自己当时其实是乐在其中的。
  马里奥伸手搭到她的肩膀上,却被夏尔米下意识的甩开了,她立刻意识这样不对,但已经没心情和马里奥解释,内心有些复杂,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几次有想悄悄溜走去打探王重消息的冲动,但即便是再冲动她也明白,她其实什么都做不了。
  奥斯卡叹了口气,强压着脑中那种冲动的意识,摆了摆手,他怕再纠结下去,自己真的又头脑发热了:“走吧,趁现在大家还没有崩溃……马里奥,你和奈皮尔轮流背一下格莱,走队伍的中间……我们最好速度快一些,格莱的情况只是暂时稳住,他还需要专业的治疗,救不了王重,可我们至少要救格莱。”
  “妈的!”小眼睛抬起手里炮,想要发泄似的乱轰一通,可终究还是没敢,这可是黑岩沼泽,乱轰乱炸引来怪物的苦头她已经吃过不止一次了,最后只是重重的跺了跺脚:“走!”
  ………………
  呼哧、呼哧、呼哧……
  洞穴中的追逐还在持续。
  王重已经在这个超庞大迷宫一样的洞穴里跑了一整天了,却仍旧还是没能甩脱那笼罩在头顶的阴影,有好几次感觉已经快要甩开了,可还没等他停下来喘上一口气,那感觉又立刻阴魂不散的跟上来,仿佛只要他稍一停歇,对方立刻就能追到他屁股后面。这是来自小丑面具的直觉,不会有错。
  这可绝对不是什么舒坦的体验,精神上的压力且先不说,即便是对英魂战士来说、即便是对王重这种体质异乎常人的猛人来说,这么连续一天一夜的狂奔下来也得喊吃不消。这样的追逐完全不是跑得快不快的问题,而是精神、体力、耐力的多重消耗,当然,还有智慧。
  矿洞的错综复杂和近乎无限的长度,不但给王重的乱窜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也给后面那个可怕剑圣的追赶制造了更多的麻烦。
  王重算是逃出心得来了,即便是完全没有走过的洞穴,可只要一看洞壁上原矿的多寡、感受一下洞穴中能量的浓郁程度、以及矿洞的湿度、温度等等,几乎是本能的,他就能判断出这个洞穴有没有重复走过、前方会不会是死路、大概会出现多少岔道、多少选择……
  这已经不需要去推算了,完全成了本能,而后面的剑圣在这一点上显然远远不如自己,虽然能感觉到他的速度比自己更快,但判断方向以及时刻的追逐总是要消耗去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让自己好几次都差点就直接脱离他的追踪范畴,可惜始终就是差那么一点,被对方死死咬住,毕竟不是每段洞穴路程都那么复杂,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是忽远忽近的维持在那么一个平衡上,你追不上我,我也甩不开你。
  可这样对王重显然是不利的,安全只是暂时,难道还真要和一位剑圣比体力和耐力?王重现在就已经感觉跑的很吃力了。
  “王重,这样不是办法啊,你还能坚持这样绕多久?迟早跑死在这里面,我可不想死!”辛巴即便变成面具也没停止唠叨,作为感知的纽带,它对后面那个剑圣的感知甚至要比王重更清晰,那位高手显然已经快怒火中烧、气急败坏了,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辛巴都完全能感受到对方那种不惜毁灭整个世界都要弄死这只老鼠的愤怒。
  “不像死就赶紧找到出口,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哪那么容易,再说就算找到出口也得死啊,这家伙就跟吊死鬼一样,咱们在这洞里乱窜都甩不掉,真要到了外面,分分钟就能被他追上……”
  “你忘了我这里还有炸弹?”王重也是无语,辛巴这家伙自打那次踢了嬉命轮盘变小,貌似胆子就一直没有重新变大过,都快被吓晕头了。
  “有用?就这炸弹的威力,是能破他防还是能把他活埋?这炸弹就算中心威力,最多也就五六万格拉索的当量吧。”辛巴叽叽喳喳的持续吐槽,一脸悲观:“我看我们是玩完了,呜呜呜,我还没有追到我的黛儿导师啊!”
  “不一样,这四周都是高能晶石!”王重点出重点,这一天长跑下来,对周围环境的观察、对逃脱计划的描绘图可一直没有在脑子中停止过。
  如果单说克苏恩的臭弹的威力,确实是不足以攻破剑圣那近乎变态的十万格拉索防御,也无法真的炸毁矿洞。可问题是,这里是能量矿区!
  四周洞壁上那些晶莹的能量原矿虽然没有经过采集和打磨提纯,可本身所蕴含的能量却是分毫不少,而克苏恩的臭弹原本也是用魂力引爆的能量炸弹,剧烈的能量冲击绝对能在瞬间引爆周围矿区的能量,那威力恐怕就难以估计了,绝对毁天灭地,就算还是炸不死那剑圣也绝对炸个半死。
  辛巴也是猛然醒悟过来:“对对对!我把这周围的能量矿脉给忘了,不不不!那岂不是连咱们也一起给炸死了?”
  “所以前提是我们必须在引爆后五分钟内跑出矿区,赶紧找到出口!”
  “靠,你怎么不早说!”有了目标,辛巴顿时来了精神:“这好办,咱们走过的所有路我都记住了,可以做一些推演,这种复杂的天然洞穴绝对会有别的出口!”
  一边说,终究还是悲观,自言自语的又补了一句:“话说,要是没有出口怎么办?”
  “乌鸦嘴,呸呸呸!我们这么好的运气不会那么倒霉的!赶紧的吧!”
  如果说王重是记忆达人,那辛巴就绝对算是电脑了,完全本能一样的本领,但凡之前走过的路,它能直接在脑子里形成一个三维立体的图案来。
  但说是推演,其实也就只是做个统计,利用排除法将之前走过的、具有明显特征,又绝不会是出口的那种通道给排除,提高找到出口的几率,可具体下来还是得看运气。
  王重估计了一下自己的体力,再怎么极限,最多也就只能再撑一天,好在辛巴的统计排除法终究还是非常给力,比起之前只顾着往最复杂的洞穴里钻、以求拉开和剑圣的距离明显要效率得多,但缺点也很明显。因为路径规划之后,大多数路线都是比较好走的直道,这对身后的剑圣显然是有利的,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拉近,不止是心头的那种危机感更重,甚至有好几次王重都感觉快要被他的神识给探照到了。
  都到这份儿上了,肯定只能相信辛巴的计算能力做最后一搏,如果再绕回之前那种走法,或许是能再次拉开一点双方的距离,但那恐怕会离出口越来越远,最后体力耗尽,仍旧是死路一条。
  所幸的是运气似乎并不坏,仅仅只是四五个小时,还没等剑圣的神识完全追上,王重就已经感觉到了出口的存在,那边洞口有清凉的微风吹来,在这闷热、不透风的能量洞穴中已经足足跑了一天半的王重对这一点太敏感了,不止是他,辛巴也忍不住欢呼,那个位置正是自己计算中最靠近外部的出口,按照脑子里成型的地图推断,那应该是在黑岩环形山的另一侧山脚处。
  但现在可不是直接跑出去的时候,就像辛巴之前说的那样,身后的尾巴还在跟着,等到了平直的坦途上,他分分钟就能追上自己。而在这接近洞口的位置放炸弹显然也不现实,这接近外界的外围地带并没有太多能量原矿,光靠炸弹的威力最多也就是把剑圣多堵上个几分钟,那并不足以支撑自己逃走。
  “送他分儿大礼!”找到出口的王重也是心中大定,连同这两天的疲倦都仿佛在此时一扫而空。
  “这边这边!”辛巴记起印象中刚才跑过的几个地方,有一处的原矿十分丰富,能量满溢,而且距离这出口并不远,可以给王重留下充裕的逃走时间,只需要小小的绕一下路,带偏一下后面的追兵。
  可这种事儿说起来做起来难,走近道只有短短五分钟的路程,可要想把身后那家伙引开,又不能被追上,那就得绕很远了,在辛巴的平面图中设计出来的最优化的路线,非要足足重新绕上一个超大圈不可。
  听着辛巴不停的指路,却距离洞口和要布置炸弹的地方越来越远,王重也是忍不住开口问。
  “不多,就绕五个小时!”辛巴信心满满:“没办法,遛狗嘛,得先把后面那个甩到正确的位置,放心,这条路我选得很刁怪,保证那家伙跟着咱们绕晕头!”
  五个小时……还绕晕头?我要先跑晕头了!
  王重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辛巴这家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两天一夜跑下来,自己已经快到了极限,结果人张嘴就来个再跑五个小时,好像跑五个小时根本就不是事儿一样。
  但他也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这场生死逃亡比拼的就是耐性,对方绝对比他更愤怒急躁,之前走过的绕圈路段中就能看到到处都有被破坏的痕迹,铁定是那位剑圣怒极之下随手而为,这其实就是自己的机会。
  王重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咬着牙死挺,在洞中又钻了五个多小时,无奈体能确实是有了很大的下降,比辛巴预计中的时间多花了十几分钟,能感觉到身后的剑圣已经又拉近了距离,可总算王重是到地方了。
  (伙伴们,周末愉快,求一张月票,谢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