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王跑跑

小说: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更新时间:2018-01-19 00:04
  可还没等他走到近处,脚下猛然响起一阵哗啦啦的锁链声,紧跟着就感受到炙热的高温,一道火红色的身影猛然出现在剑圣身前,遮蔽了他的视线,绕圈的锁链上燃烧着的火焰已经变为炙白的色彩,仿佛要洞穿一切!
  这东西来的实在太突然,就算是剑圣都没看清它究竟如何出现的,肯定不是移动,也不太像正常人类的那种法像,那种多少还有一个提前量的魂力波动可以让人警觉,但这玩意却是完全凭空出现。
  绕圈的黑铁锁链在出现的瞬间就已经完成了捆缚的起手,沙拉曼达的大手狠狠一拉,四布的锁链在瞬间收缩,要想捆住对方,只可惜它面对的是剑圣。
  手中长剑只是轻轻一撩,一道剑光仿佛开天辟地般斩破一切,往前激射,锁链的布防在这样的攻击面前完全就成了一个笑话,轰然碎裂,而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沙拉曼达则是被那剑光透体而过,直接被劈为了两半,且剑光余势不止、气冲霄斗,激射向刚才被轰撞到后方洞壁上的王重位置,将那片本就已经出现坍塌的洞壁轰得碎石乱飞。
  剑圣的眉头却微微一挑,他并没有轰中人的感觉,那只老鼠,逃得很快。
  神识第一时间就已经锁定住了那个从自己左侧疾窜而过的身影,挨了自己一脚还能跑得这么快,这人类确实也算不凡了,不但速度快,身体强度也足够,时机把握得很好。
  但在沙拉曼达被劈成两半的瞬间,那急速的身影明显有一个短暂的停顿,虽然很轻微,但确实受影响了。
  那不是普通的被击碎,沙拉曼达和王重一起的征战中被击倒过很多次,身体碎成渣的,都是瞬间即可复原,只是力量稍稍削减而已。但这次却不一样,当它被劈成两半时,王重感觉到自己的头一阵剧痛,和沙拉曼达之间的精神联系瞬间就被中断,对方攻击时的力量层级太高,这是魂印受损,伤及了本源,非但沙拉曼达瞬间陷入无法再召唤的境地,连同王重自己的灵魂也如遭一记重锤,也就是他灵魂够强,换成普通的英魂,这样的灵魂创伤,只怕现在已经倒地上吐白沫了。
  但这时哪有给他东想西想的时间,根本顾不得那么多,咬着牙、趁着沙拉曼达拼命制造出来的瞬间混乱,他就像偷渡一样已经成功从剑圣的身旁穿了过去,朝着唯一的洞口猛冲。
  剑圣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跑?”
  他的声音仍旧是那么不徐不疾,仿佛掌控一切,他甚至没有用剑,说话的同时,金色的身影微微一展,后发先至,如同闪电般已经出现在了正拼命狂奔的王重身后。
  速度?不存在的。
  之前能让对方跑那么远,一则是因为这能量矿洞中的岔路实在太多,剑圣大人虽然最近坐镇黑岩能量矿洞,可那并不代表堂堂剑圣会跟着一堆旷工下来熟悉肮脏的洞穴地形,他对这里面蛛网密布般的错综道路,比王重还要更不熟悉、更头疼,何况还要一路定位对方,加上那么一点点不慌不忙的心态,才和对方玩了那么久的猫捉老鼠,结果这只可怜的蝼蚁竟然真的以为就能和自己比速度了?
  金光一探、猿臂轻舒,五指成山,看准王重的后脊一把抓去,他要生擒对方,然后好好拷打,看看能从这个战斗方式与众不同的人类身上得到一点什么。
  可这势在必得的一把却抓了个空,因为有又有一个身影凭空出现,拦在了身前,那是一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人类小女孩,弱弱的张开双臂,就像一个向妈妈发出召唤的孩子‘妈妈抱抱’……
  强烈的情感意识,就算是个男人也会在这瞬间错生出自己是‘妈妈’的感觉,可却并没有影响到剑圣,别说大家种族不同,情绪表达有巨大的差异和漏洞,就算给她蒙上,这种弱弱的幻术也根本无法对他产生任何作用。
  成爪的五指毫不犹豫的就捏成了拳头,化为一道金色的流光狠狠冲击过去,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
  他要将这个幻象连同隐藏在幻想之后的那个人类一起轰飞!
  轰…………
  小女孩的幻象消散了,在强劲的力量面前被冲击得点滴不剩,但拳头却并没有完全穿透过去,这一拳,竟然被防下来了!
  不是碰触上了什么难以轰碎的东西,而是一种规则的判定,让力量在那瞬间无效!
  剑圣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诧异,这种被判定的感受,比对方接连挡下他十剑八剑还要让他感觉更加不可思议,一只如此弱小的蝼蚁,怎么能拥有神的力量?
  剑圣的脸色微微一沉,与此同时他才发现前方那个人类豁然已经快要冲到外面的洞口处了,王重也是咬着牙,爱丽丝才是这逃跑的关键,她真的争取了一息时间,只是她的情况比沙拉曼达好不了多少,而身后的敌人已经杀到。
  剑光微微一抖,在空中挽起一道宛若旋光般的剑芒,凌厉绞杀!
  这个人类是有一定的价值,但也就只是让自己感兴趣的程度而已,胆敢折腾出花样来,那就杀!
  恐怖的剑气如光芒般直透,威力无匹、迅若闪电,比起王重移动的速度何止是快上百十倍!可王重却头也不回,完全不管身后那恐怖的致命威胁,只是朝前疾窜。而在他的身后则是猛然闪现出一片迷雾,遮蔽了王重身形的同时,一声愤怒的咆哮!
  还~~我~~头!!!
  黑色的光影从那迷雾中袭杀出来,带着强大的声势,与那绞杀的剑光硬碰。
  轰隆隆~~~
  这一击无与伦比,激荡的剑气纵横,虽将无头骑士在瞬间绞杀,可无头骑士却是完全不在乎防御的朝着紧跟而出的剑圣挥出致命一枪!毕竟是天魂领主,虽然受限于王重的实力让他只能发挥出英魂巅峰的战力,可他本就擅长进攻,无论枪技、战意、速度等等,都绝对是天魂的水准,这一枪竟让剑圣在恍惚中感觉到威胁,下意识的侧身一避。
  紧跟着就是轰碎了无头骑士的剑气在这洞穴中四溅激射。
  呼啦啦啦啦……轰隆隆隆隆……
  这洞穴虽然宽大,可无头骑士与刚才那剑气的破坏力何其惊人,爆裂的瞬间竟让这洞穴坍塌了一大截,无数碎石堆积拥堵,将剑圣的身影阻隔拦挡,到处都是碎石、到处都是尘嚣,轰隆隆的余音不断,在这四通八达的洞穴中回荡,碎石堵满洞口,王重真的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狂奔,三大魂卫竟然只能做这么一点阻拦,这就是剑圣之威,境界的差距太悬殊,真不知道木子是怎么对付这种怪物的。
  可紧跟着不到十秒,白色的剑光就已经从那淤积堵塞的乱石中透射出来。
  一道两道三道……
  轰!剑光迸射,乱石炸裂,整个洞穴中一片尘嚣弥漫,一道金色的身影从那四溅的碎石和尘嚣中冲射出来眼前是一个中枢洞窟,四通八达的洞穴通道足足有七八条,根本就无法分辨那小子逃往了何处。
  剑圣的脸色阴沉!
  这还是第一次,被这样的低等生物戏弄!竟然让对方从自己的手中逃脱,虽然只是暂时的,但那也是绝对的耻辱!
  他头上那晶莹的触须猛然闪亮起来,强大的神识瞬间延伸,探索向周围的洞穴通道,那小子已经窜出很远,神识一时间扫描不到,但却可以发现他经过的痕迹,那种残留的、令人厌恶的、独属于人类的味道。
  他并没有冲向出口,反而是继续往洞穴中深入,这人类很聪明,他知道现在出口一定已经有重兵把守,在那狭窄的通道中,洞外的卫兵只要能拦截住他一两分钟,就会被自己从后面赶上,他想寻找别的出口,显然已经发现了这片能量洞穴的不同寻常。
  噌!
  金色的身影晃动,沿着残留下王重气味痕迹的通道,一闪而没。
  两次了,这只蝼蚁,从自己的手里逃脱了两次,虽然第一次只是自己在戏弄,但事不过三,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将那只可恶的猪猡给揪出来,然后直接千刀万剐!
  嗖嗖嗖……
  王重的速度回路已经被催发到了一个极致,几乎是手段尽出才从那个可怕的家伙手底溜了出来,但付出的代价却实在太大。
  沙拉曼达、爱丽丝、无头骑士,自己现在的最强杀手锏,三个魂卫只是出现的一瞬间就已经全部受到重创,涉及魂印的伤势,那是直指魂卫本源的伤,和普通的被物理攻击打中消散完全是两个概念,王重现在感觉都已经快失去和他们之间的联系了,恐怕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根本没法打,也根本没法抗衡,对方实在是强大得离谱,和奥斯卡那帮人混久了,常常听一伙人在皇后酒吧里吹嘘着哪位吞噬者又有了对抗天魂大导师的实力芸芸,虽然这种事儿自己心里会有一个判断,但听得多了总会感觉英魂和天魂之间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大的差距,包括几次在维度秘境中的战斗,总有别的主力在抗衡,他从旁协助总是体会不到最直接的恐怖,可现在真真切切的正面面对,那种恐怖的碾压层次,简直是让你连绝望的机会都没有,和想象中差距太大了。
  只有全力逃跑,出口那边是不可能的,身后跟着那么个要命的东西,只要洞口处有那么两三个大剑士将自己稍稍一阻隔,那分分钟就是要被鞭尸的节奏。
  而先前那一通乱跑,倒是发现了这片能量洞穴的不同寻常,太大太深,仿佛没有尽头,这绝不可能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否则没理由放着两侧洞壁上那么多的矿原石不开采,却一路无限往里面挖的。
  能在这里面找到别的出口,这是自己唯一的生机,但前提至少是不能被追上,对方的神识探照虽然被自己暂时甩开,但那种笼罩在头顶的威胁却依然没有消失,这绝不是被惊吓出来的错觉,带着小丑面具的王重,第六感异常的清晰。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唯一一条路就是找到另一个出口,或者被杀死!
  速度回路全开,王重不敢有丝毫的停歇,化为一道浅浅的灰影,在洞窟中迅疾如风。
  …………
  浇灌了这片大地足足有一整晚的暴雨终于是慢慢的停息下来了,流浪旅团的人已经重新开拔,有了一晚上的休整,没有怪物出没睡了个囫囵觉,又有了新的目标,所有人现在都正是精气神十足。
  而暴雨后的沼泽也是异常的平静,这个世界并不仅仅只有米索布达比人敬畏自然,就算是野生生物似乎也延续了这种风格,许多恐怖的维度生物还并没有从昨晚的‘天怒’中缓过神来,大多数都还在蛰伏着。
  这给了流浪旅团一个赶路的好机会,充足的精神和宁静的环境,让大家的速度比前两天提升了足足一倍有余,原本预计的是争取在傍晚时能穿过整片沼泽的中心地带,只要到了外围,那就会轻松许多了,可才只是到了中午时分,远远看到地平线上有一道血红色的影子朝着队伍方向飞速奔来。
  “小心!”负责警戒的小眼睛第一时间提醒,所有人都停住步伐。
  奥斯卡却是看清了来者,脸色猛然一变:“是格莱!”
  从能量洞穴中冲出,初次开荤吸食的血液确实是让自己获得了极大的能量,但这种能量并不是无限的,甚至都无法修复他的剑伤,剑圣残留在他胸口上的剑气倒是被自己的血气给强行驱散了,可伤口却还是迟迟无法愈合,只能靠那浓郁的血气强行黏合住,维持伤口不崩裂。
  只是随手一剑,剑圣竟强大如斯。
  格莱也是一直咬着牙坚持,吸食的那点能量已经在这一路上慢慢被消耗殆尽,只是全力强撑着魂海中的速度回路使其不散,然后大步迈步,他甚至都不敢多动脑子去想别的事情,生怕一分心之下就泄了这口气。
  直到眼前终于出现了流浪旅团的身影,他心里一松,紧跟着就感觉要糟,早已经到极限的速度回路在瞬间坍塌,整个身体随着前冲的惯性往前跌去。
  啪!
  奥斯卡接住了他:“格莱!格莱?!”
  “快走,陷阱,有、剑圣……”仿佛带着一种使命感,格莱好不容易才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关键词,他已经没力气去说完一句完整的话了,而直到‘剑圣’这个最重要的信息传达完,格莱眼前一黑,胸口一直靠血气黏合着的伤口猛然崩裂,体内本就已经所剩不多的血液汩汩涌出,整个人终于是彻底失去了意识。
  所有人都惊呆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