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生死两重天

小说: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更新时间:2018-01-19 00:19
  对方不拦他,只是因为知道他已经死定了而已,对一个高傲的剑圣来说,面对弱者,他不需要出第二剑,那或许在他看来是一种耻辱!就像他进洞出手前,故意先出声提醒自己和王重一样,他都不屑偷袭!哪怕是面对两个他眼中的死人!
  格莱咬着牙,让自己的精神不迷失,他必须把消息带回去,否则所有人都得死,学长……
  此时耳畔风声呼啸,在速度回路的帮衬下,他的脚下迅疾如风,但他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身后狂奔而过的沿途,那滴淌的血液几乎都快成河了,也就是血族对自身的血液有着超乎寻常的控制,换个正常人类,这样的失血早都已经倒了下去。
  坚持住、坚持住!
  格莱不停的在提醒着自己,但意志这种东西终归不能真的当饭吃。
  啪!
  全力运转的速度回路,这一晚上的测试,最少也可以持续半小时左右,可现在,才刚跑出五六分钟就已经在魂海中轰然破碎,加速运转的魂力让血液的流通更快,失血也就更严重,恶性循环,严重的失血已经让格莱无法再支撑魂力的运转了。
  那剑圣强者的判断很准确,他连这洞口都走不出去!
  格莱的速度瞬间骤降,脚下一阵踉跄,失去速度回路和魂力的运转,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的重,头脑已经越来越晕,眼皮越来越沉,他身子一晃,直接栽倒,迷糊将合的双眼中,只见一队米索布达比战士正飞快的跑过来,大笑着,嘴里嚷嚷着土著的话语,仿佛是在嘲讽着这个倒地的弱者。
  紧跟着就是一只大手扯住他的胳膊,格莱想要反抗,可身子却实在使不上力。
  那大手用力一扯,将他如同一个破布袋般甩搭到肩膀上,或许是想活捉他,也或许是想折磨或是俘虏,就像圣城军在登陆战中抓捕的那些俘虏一样,活人总是比尸体有着更多的价值。
  完了……
  格莱的眼皮重重的合拢,沉重的剑伤让他的意识都已经完全丧失。
  汩汩汩汩汩汩……
  那是扛着他的米索布达比人脖子上鲜血流淌的声音,带有巨大纯能量的鲜血,在血管中有力的流动着,带着某种韵律,就像是在诱惑和**、就像是故意让一只饿疯了的狮子看到了鲜活的嫩牛或是活跃的羊羔。
  轰!
  一团原始的欲望从格莱的脑海中猛然炸开,仿佛来自灵魂的天然悸动,一股血红色在他已经闭合的双眼中闪现!
  两颗发痒的獠牙从口中窜出,想也不想,直接冲着那鲜活的血管狠狠一口咬下!
  “啊!”
  语言虽然不大一样,但这惨叫声倒是和人类相差无几。
  鲜美的、带着巨大纯净能量的鲜血涌进口中,迅速被血族特殊的体质所转化,疯涌的能量补充,格莱瞬间清醒。
  血族要想控制嗜血的本性,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不能开启第一口,任何已经品尝过鲜血美味的血族,无论他有多么强大的意志,这辈子就都别想再摆脱得了。
  格莱讨厌嗜血,并不是因为不愿意杀生,从联邦到圣地一直以动物血为生,力量增长极为缓慢,因为能量生物的血液所蕴含的力量和动物是完全不同的,但是这个时候格莱顾不得那么多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赤红的双眼在清醒的瞬间反而变得更加疯狂,獠牙犬齿咬的更紧,不用谁教,这是血族的天赋本能,带洞的犬齿中产生着疯狂的吸力,将对方血管中的血液像抽水一样在刹那间抽了出来!
  刚才因为剑伤已经消散的吸血鬼法像在他身后重新凝聚,初尝血液的滋味,强大的能量涌入,虽然依旧无法治愈那恐怖的剑伤,但至少让格莱此时的感觉好极了,浑身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和精力。
  四周另外几个米索布达比战士正在愤怒的咆哮,手中的武器朝着格莱疯狂砍来,狭窄的洞穴中霎时间剑气纵横,光影乱溅,可却没有任何一道攻击可以打中那个恐怖的血影。
  哗哗哗哗……
  如同流水般的声音,那血影只是在几人交错的攻击中微微一晃。
  四个米索布达比人战士的动作就全都僵硬住了,保持着举剑的姿势无法再动弹。
  血影飞射,仿若流光般窜出洞穴,带起的气流倒卷回来,轻轻拍打到那几个僵直的身体上。
  啪啪啪啪啪……
  所有战士跌了一地,格莱擦了擦嘴角的血,英俊的脸上多了一丝忧郁和悔恨,可是很快就变成了坚定,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
  嗖嗖……
  王重步履如飞,开启了飞影状态的身子在洞穴中拉出一条长长的残影,不断的深入。
  越是往里面深入,王重才越是吃惊,这片能量洞穴比他预计中要大太多太多了,错综复杂的路况、犬牙交错的小道,简直就如同是蛛网密布般遍布地底,仿佛将整座大山的底部都钻了个通透,之前真要在那个位置引爆克苏恩的臭弹,恐怕充其量也就是炸的‘洞口’深一点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毁得了整个矿洞。
  太大、太深、太复杂,以王重的记忆之强,都已经完全记不清自己究竟走到了洞穴中的哪个位置,也已经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是对之前走过的路径,大约十之七八有一点淡淡的印象,如果是不小心绕圈重复,不至于再顺着原路绕回去而已。
  没办法,跑得实在太快,快到根本都来不及去记什么路,只是看到有洞就钻、有路就上,凭着本能在穿行。
  可即便如此,仍旧还是没能甩脱掉身后那道恐怖的气息,对方在感知中如影随形,一直有神念在不停的扫探、捕捉他的位置,将他牢牢锁定,让王重根本不敢停歇分毫,好在有速度回路,又是在前面领路,对方的追赶并不比他快上多少,这才一路逃到这边。
  停下来一搏?王重根本就没想过如此幼稚的问题,只看对方当时轻描淡写劈开自己凤翅九天的实力,那不是拼命,那是找死,天魂和英魂,除非是某些极其特殊的情况,否则终究还是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而对方显然不属于特殊情况的范畴。
  可现在,不停似乎也必须得停下来了,因为,没路了……
  这是一条死胡同,从刚才跑进来时就能观察到洞壁上的能量水晶开始减少,显然已经偏离出了主矿脉区域,因此矿洞挖到这边没有再继续深入,而只是留给王重一面黑漆漆的、泛着幽光的洞壁。
  混蛋,在看到洞壁上能量水晶开始减少的时候,自己其实就应该想到前方会是一条死路的!
  金光闪闪的身影在这条死胡同的另一端站定,将这漆黑的洞穴映照得一片光明。
  “再跑?”剑圣迈着轻松的步子缓缓踏来,仿佛永远都是那幅不徐不疾的样子:“用你们人类的话,你这就叫做自不量力。”
  身后是死路,前方则是死神,可王重的脸上却似乎看不出任何的慌乱和着急,他嘴角一咧,嘿嘿一笑:“你的人话说得还不错,跟谁学的。”
  王重略带调侃,但实话实说,他的发音比在圣城里呆了好几十年的那些异族要标准得多,甚至口音之纯正,光听声音你一定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区区一个下等生物的语言,算是事儿吗?”剑圣的脸上带着些许不屑,他头上那晶莹的触须流动着缓慢的光芒,就像他的语气和表情,平淡沉稳,带着那种俯视的意味凌驾于一切之上:“米索布达比文明并没有你们人类想象中那么闭塞,我们至少通晓数千种维度语言,哪怕是像你们这样的下等生物文明。”
  “不止吧?我看你们还要外加一项吹牛逼的能力。”王重目光四动,一边说话时也是一边在观察,坏消息是这确实是一条死路,周围其他地方连个老鼠洞都看不到,这次任务算是完全掉坑里了……而好消息则是被对方堵住的、通往外面的通道并不算太窄,只要有机会,应该能冲得出去。
  “呵呵,你似乎很不服气?人类不过是霸占了圣地的一群低等生物罢了,可惜你们来错了地方,这次战争将是你们人类的终结。”
  “是吗?可你们现在似乎正被一群低等生物吊打呢,”王重哈哈大笑,魂力却已经在暗中积蓄,三种回路现在是可以瞬间开启,但面对这样的可怕对手,一出手就必须是竭尽全力,方才有一丝逃生的可能:“登陆战的滋味好不好受?你有夹着尾巴逃跑吗?”
  “蝼蚁之见。”剑圣轻蔑的一笑。
  轰!
  一股澎湃的气场瞬间笼罩,强大的魂力和气势如同飓风般一阵阵压来,直压得王重都几乎喘不过气!
  一张古怪的小丑面具瞬间出现在了王重的脸上,剧烈的威压中出现了气流的痕迹,肉眼可见,与此同时王重魂力爆开。
  “言出法随,飞影、霸体!”
  闪耀的白色回路在王重的身上瞬间出现,如同血管般遍布全身,有白光过电一般游走,能量不断波动。
  剑圣的眼中闪过一丝好奇,这招之前他就见王重用过,和这些天米索布达比人对人类战斗方式的了解有些不太一样,像这个级别的人类,魂力运转应该很慢很晦涩,就像一个三岁小孩去推动巨大的车轮,可在这个少年身上却完全没有类似的桎梏,这也是他并没有急着下杀手的原因之一,战争才刚刚开始,去更多的了解敌人,这是人类和米索布达比人都在努力尝试的,对方任何新奇的武器或是战力,凡是非常规的都值得研究。
  可还没等剑圣看出个名堂,下一秒,王重已经飞身跃起,踩着洞窟的上壁宛若倒挂,急速的惯性以及脚底的一点魂力依附让他在此时完全摆脱了地心引力,选择了一个最刁钻的突破位置,与此同时手中光芒脱手。
  言出法随——英轮杀!
  旋转的光斩再出现的霎那就直接撕裂空气,锋锐得无可阻挡!更薄、更锐利!英轮杀的能量层级或许并没有凤翅九天那么强悍,但要视觉效果和范围攻击绝对够劲,王重现在需要的是机会。
  一切都似乎在王重的算计之中,可唯一算错的,就是剑圣的反应,他非但没有出剑阻拦,甚至都没有闪避,身上闪耀起一阵白光,发出如同他出剑时那种剑气的锐利和色彩。
  剑罡!
  砰~~
  英轮杀转瞬间已经轰中,可传来的却只是一声清脆的砰声,那剑罡纵横的身躯就像是披上了一件防御惊人的外衣,英轮杀的强大破防能力在这护身罡气面前竟然毫无作用,直接被崩得粉碎,在空中消散无形。
  剑气,并不仅只是用来攻击而已,米索布达比人对剑的研究和掌控,实在是已经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对方只是微笑的站立,既没闪避也没还手,甚至都没有动弹,却就已经将王重精心策划的逃生计划粉碎。
  王重也是吃了一惊,前冲的路径受阻,身子在洞壁上强行扭转,只听剑圣的声音在洞穴中淡淡的回荡:“用你们人类的算法,你的攻击不过一万多格拉索,我的剑气防御却有十万格拉索,就算让你砍一万年也没用。”
  王重没有回话,从自己攻击开始的那一瞬间起,就注定是不死不休,只不过他算是发现了,米索布达比人看来比人类还更喜欢装逼。
  强冲逃脱是唯一的选择,但如果不将对方逼让开一个合适的距离,他绝不敢靠拢过去,力量差距实在太悬殊,对方又是以近战见长的剑圣,王重可不认为自己的一些小技巧能在这种级别的对抗里产生哪怕一点成效,必须保持距离!
  他坠地的同时也是双手一搭,能量在连续不断的涌动,没等剑圣装逼的话语说完,一记燎原的火凤已经从手掌中窜出飞射。
  凤翅九天!
  两人出手何其迅疾,王重这念头还没转完,忽然之间眼前一晃,身体感觉就像是要完全炸开,力量回路所形成的霸体效果,超强的防御都几欲碎裂。
  轰!
  王重如同一发炮弹般朝后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里侧的洞壁上,震得这整片能量洞穴晃颤不已,扑簌簌的掉落无数尘嚣。
  “看不清局面也是低等生物的愚昧啊。”
  剑圣脸上那悠然的表情犹在,就像是在玩弄一只老鼠,朝着撞塌一片尘土的王重缓缓走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