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死种魔念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更新时间:2018-02-11 19:49

  “再说,区区赤瞳,也敢称帝?”
  帝圣语气轻蔑,他放下手中的茶盏,眼中闪动的光芒,暴露出他被勾起兴头。
  “历代首领里,二代只能算得上普通,天赋还可以,也没多优秀。性子又软,当时不服他的人很多,甚至还有人当面顶撞他。”帝圣冷哼一声:“哼,也不知道他怎么忍得了?”
  北水生想笑,但是强忍住,装模作样端起茶盏掩饰自己的表情。
  “说起忍,还真是没人比得了他。”帝圣的语气多了一丝赞叹和感慨,他接着道:“在赤瞳复活之前,二代一生乏善可陈,平庸无奇,没有任何功绩。反倒是身中赤瞳魔念之后,令人肃然起敬。”
  “何为魔念?”
  “嗯,赤瞳因愿而生,血祭壮大,他所学驳杂,有血修之法,亦有禅修愿力。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克制,赤瞳也是个人物,竟然被他融合成功,修成半神半魔之体。他用禅修之法,修炼血灵力,步步为营,不求半点捷径,故血灵力磅礴而精纯,堂堂皇皇正大光明,无一丝邪气。他用血修之法修炼愿力,炼出的【死种魔念】,诡异难测,阴邪至极。”
  北水生听得入神,陛下在修炼上的见解举世无双,能听其讲解,亦是享受。此时听到一个如此奇怪的名字,不由问到:“死种魔念?”
  “种死而得生,借用禅修的因果之愿。他生前血灵力没有半点污秽之气,魔念更是生机勃勃,平和中正,才能骗到那么多蛮族供奉他。当他要死之时,魔念如花凋零,结成【死种】。【死种】无形无质,若遇宿主,宿主的心神就是【死种】的土壤,【死种】发芽生长,再次盛开。我们的【生灭花祭术】便是模仿【死种魔念】,也算是我们从魔念少得可怜的收获,可惜威力差的远。否则朕怎会赐神血于佘妤,你替她求情固然是其一,她能炼成【生灭花祭术】也是原因之一。朕想看看,神血在她身上,会有什么变化。”
  北水生恍然大悟:“陛下英明!只是不知佘妤种下花祭术的宿主是谁?属下之过,未曾询问。”
  “那不重要。”帝圣摆摆手:“还是说赤瞳。”
  他的神情也变得严肃,他尽管言语上对赤瞳轻蔑,然而在心中实则没有半点小觑。
  “所以赤瞳被称之为魔神是有道理的。每一滴神血都熠熠生辉,再愚笨之人,也能知其不凡。可若贪图神血之力,便会被【死种魔念】侵蚀心神。【死种魔念】平时蛰伏不动,当宿主心神出现破绽,骤然破芽而出,令人防不胜防。二代被夺舍之前,没有半点征兆,才有了血冬之夜。”
  “连杀百人之后,二代终于恢复一丝清明,身入兽笼,给自己套上放血锁后自断四肢。”
  帝圣面无表情,声音低沉。
  北水生听得心悸神摇,他能想到当时何等惊心动魄,血染长夜。二代自入兽笼时,是何等决绝。
  “神血何等强悍,不过须臾间,断肢开始生长痊愈。好在有放血锁,哦,你估计不知道这玩意。放血锁是给荒兽准备,一等一的霸道凶悍,一旦套上,便绝无可能取下。它有三十六道放血槽刃,遍及全身,可以源源不断放血。放血过程极为痛苦,再强悍的荒兽,也撑不过三天。”
  北水生屏住呼吸。
  帝圣语气冰冷漠然:“二代,哦,也可以说是赤瞳,熬了九天九夜,终是不堪其苦,爆体而亡。我们则收集了大量的血体,兽蛊宫还在他身上做了很多尝试。我们后来完善血灵力修炼之法,二代功不可没。二代之后,朕之前,再无人敢尝试神血。”
  北水生长长吐出一口气:“真是……惨烈。”
  “惨烈?”帝圣扯了扯嘴角,明明是笑容却说不出的冷峻:“大凡万世基业,无不从枯骨中来,这枯骨有敌人的,可又怎少得了自己人的?”
  北水生沉吟:“那艾辉被赤瞳夺舍,莫非也是吞食神血?”
  “应该是。”帝圣道:“兽蛊宫在研究神血魔念时,推测出,神血应该有十滴。血灵力很难估算,魔念却能看出痕迹。我们手上有五滴,还有五滴遗落在外。二代爆体后的那滴,落入牧首会手上。朕自用了两滴,赏赐佘妤一滴,还留有一滴。岱纲对神血觊觎已久,他的【莲白返生术】和【死种魔念】颇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他想必也是想从中借鉴一二。可惜,他运气不好。上次大魏商会的神血,被银轮剑客楚朝阳夺去。没想到落入艾辉之手,看来这楚朝阳十有八九便是艾辉所扮。”
  艾辉若是知道帝圣这般歪打正着,不知道生何感想。
  北水生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佘妤会被【死种魔念】所惑吗?”
  “哈哈,当然不会。”帝圣大笑:“赤瞳太小看天下英雄。从二代之后,大家就明白血灵力有缺陷,想着如何弥补缺陷。到朕手上,终于补足其缺陷,神国才能壮大至今。神血对其他人来说,不啻于剧毒,对我神国血修来说,才是无上之物。不过其中血灵力实在过于强大,非血脉天赋出众者,难以承受。”
  北水生松一口气,旋即好奇地问:“陛下是如何破解死种魔念?”
  帝圣脸上笑容依旧,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变得深邃而难以捉摸,似乎在回忆什么。不知为何,北水生觉得周围的突然好像变冷了许多。
  “那就说来话长了。”帝圣话题一转:“艾辉并非没有机会!【死种魔念】固然歹毒霸道,却并非毫无限制。禅修因果,从来不是单方面掠夺。【死种魔念】走的禅修路,那也逃不了这个范畴。有夺就有给,给的是血灵力,反哺宿主血肉。”
  北水生听得一头雾水,他到底没有修炼过,听到细处就有些茫然。
  帝圣也不理会,兴致勃勃径直道:“夺舍夺舍,夺来的总不是自己的。身体可不光只是个躯壳,心神魂魄和血肉之间联系何等紧密玄奥。壮大的血肉,又会滋养宿主的心神魂魄。血肉强而心神坚,便是这个道理。若是宿主的心神和赤瞳相差许多,这些滋养亦无用处。可倘若宿主心神同样强大,或者相差没有那么大,得此助益,那就难说了。”
  北水生听出一些苗头:“难道陛下认为艾辉的心神很强?”
  帝圣悠然道:“那声剑鸣清越绵长,不染丝毫血气,你不觉得和漫天血光有些格格不入?”
  “艾辉会胜吗?”
  “哈哈,这就要看他的运气了。”
  “陛下似乎对艾辉颇有兴趣?”
  “是啊,第二个中了赤瞳死种魔念的家伙,朕当然有兴趣。还有人比我们更感兴趣。”
  “牧首会吗?”
  “叶氏?为何?”
  “呵呵。”
  空旷的荒野,忽然凭空出现两道身影。
  其中一人是大约二十五六的男子,身披黑色披风,把身体全都裹住,披风内衬露出一小截,是鲜艳的红色。男子容貌颇为中性,五官精致,额头一点朱砂,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忧愁气息。
  他就是牧首会第二牧首,红容颜。
  红容颜身边身材高挑的女子,有着一双修长的腿。她面若桃花,妩媚而精致,但是眼睛里冰冷没有丝毫感情。全身的肌肤雪白晶莹,好似吹弹可破。
  赫然是之前被艾辉重伤的秋水,牧首会第九牧首。
  秋水的肩膀上,有一个巴掌大的人形泥偶,形状粗陋,那是邵师当日随手捏造的泥人。
  小泥偶忽然发出娇滴滴的声音:“距离不远了,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真是让人讨厌的血腥味。”
  小泥偶的声音,竟然是秋水的声音,而秋水则一动不动,好像一座冰冷绝美的雕塑。
  红容颜淡淡问:“哪个方向?”
  秋水扬起手指,指向左前方。
  小泥偶发出秋水的声音道:“那边。”
  它接着咬牙切齿道:“呵呵,果然是不是仇人不见面。艾辉,你死定了!”
  红容颜淡淡道:“他不能死。我们要抓住赤瞳,只有赤瞳,我们才能破解【死种魔念】真正的秘密。”
  “我觉得不需要。”小泥偶哼了一声:“我已经开始掌握新力量,就算是赤瞳,除非他能完全夺舍成功,否则也不是我的对手。”
  言语间充满自信。
  “够了!”红容颜眼中闪过一丝不悦,盯着小泥偶,冷声道:“这次捕捉赤瞳的行动,我不希望出现任何差池。明白吗?”
  小泥偶显然对红容颜非常敬畏,嘟囔道:“人家就是说说嘛,这么凶人家……”
  红容颜目光柔和少许,他看着秋水和小泥偶有些出神,喃喃道:“我们终于成功了,多少年了……死而无憾啊。”
  小泥偶也变得沉默起来,秋水一动不动,好似没有生命的人偶。
  片刻,它方轻声道:“别动不动就说死的。”
  “嗯,不死。”红容颜目光恢复清明。
  “没告诉神之血和那些叛徒我们来了,怎么可以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