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牧首会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更新时间:2018-02-10 12:55
  “翡翠森方向的氤氲光芒像五彩的浪花翻腾涌动,它仿佛有着世上最纷繁复杂的色彩,每一种色彩都是宿命的碰撞。袅袅剑鸣,如风如影,空灵无形,却又无处不在。与之截然相反,血色剑光是如此暴烈,把珍珠防线方向天空的云彩染成赤霞。天心城升起白色光柱,它巍峨高耸,能托起天空。颤抖的嘶吼深入骨髓,告诉世人人生而痛苦。志在天下的帝圣,用金光照亮神国的天空,宣告他的堂皇王道,令众生拜伏。”
  ——
  “这一天注定被载入史册,亲眼目睹天空异象的我,无比确信这一点。请原谅我,我如此激动,就好像被一股电流击中,身体情不自禁颤抖战栗。就在那一刻,我无比确定,一个新的时代正在我面前徐徐掀开。它来得如此突然,没有半点预兆。”
  ——
  “宗师由来已久,然而那扇是紧闭的大门,从此轰然打开。”
  —
  每一个新时代的开启,都是那么波澜壮阔。身处其中,有人能领略其美,但更多的人被裹挟顺流而下,不辨东西。
  傅思思觉得这两天就像见鬼了一样。
  翡翠森发生规模空前的宗师之战,两位处于巅峰的宗师,关于宿命的对决。乐不冷成为宗师,令人没想到,但是又让人觉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毕竟乐不冷被成为“天下第三”,倘若说谁最有可能晋升宗师,那非他莫属。
  可是后来的剑鸣是什么鬼?还有天心城的白光?帝圣不甘寂寞,也出来刷一下存在感?
  好吧,不管是天心城的白光,还是帝圣的金光,尽管让他们心惊肉跳,但是距离遥远,对他们产生的冲击比较短暂。
  可恨的是那剑鸣和血色剑光,距离他们实在太近。
  当时听到剑鸣的时候,他们体内的元力不受控制鼓荡,近乎当场失控,足足休息了两个时辰才恢复如初。血色剑光掀起的波动,让他们以为身处风暴的中心,举步维艰。
  这样的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们吓得噤若寒蝉,还以为大魔头就在他们身后。
  逐渐放松下来,大家都在讨论,这位新晋的宗师,最有可能是雷霆之剑艾辉。从她知道的情报分析,傅思思很赞同大家的猜测。但是不知为何,她觉得血色剑光的气息,居然给她隐约的熟悉感,让她回忆起一个人。
  大师之光让她脱胎换骨,也让她以前的许多记忆变得模糊。大师之光之前的事情,大半她都不记得。唯独两个人记忆深刻,在她面前飞灰湮灭的父亲,还有那个叫做楚朝阳的银轮剑客。
  楚朝阳担任他们的剑术老师时间并不长,后来也销声匿迹,但是不知为何,她的印象如此深刻。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吧。
  楚朝阳的剑术虽然不错,但是比起这位新晋的剑术宗师,差距实在太大。
  她收回心神:“桂虎他们的尸体有没有线索?”
  队员停止讨论,纷纷摇头。
  “没有。”
  “会不会是野兽吃了?”
  “野兽吃了也会留下骸骨吧,而且现场没有任何撕咬的痕迹。肯定有人搞鬼!”
  残酷的现实让傅思思心神俱疲,这次的任务波折不断,意外频发。到现在为止,他们的任务依然一无所获。叶白衣不知所踪,她所率的天叶部,却是伤亡惨重,就连同伴的尸体现在都突然消失。而他们还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师北海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傅思思心中已做出决定,等回去之后就向夫人请罪,辞去副部首之职。
  但是此刻,任务一刻没有结束,她就必须担负起首领的职责。
  师北海他们能躲到哪里去呢?
  她揉着生疼的脑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假如自己是师北海,会往那边逃?她想得很慢,想得很仔细,好像抽丝剥茧般一点点理顺自己的思路。
  渐渐,一丝灵感若隐若现,她好像隐隐抓到关键。
  就在此时,忽然一声高呼传来:“大人,有发现!”
  一名队员正朝营地飞掠而至,他满脸喜色,手上抓着一件衣服。
  傅思思霍地站起来,那是桂虎的衣服!
  新发现让疲惫的众人兴奋起来,大家纷纷站起来。
  傅思思冷声道:“在哪发现的?带我们过去。”
  她坚信死亡队员尸体的消失,一定是人为。她并不知道,对方要队员的尸体有何用。也许是为了破解大师之光的奥秘,也许是出于别的目的,但是毫无疑问,对方对天叶部满怀恶意。
  对已死之人做出如此不敬之事,无法原谅!
  众人身形如电,每个人都脸色阴沉,心中充满愤怒。
  很快他们便来到发现桂虎衣物之地,那是一片灌木丛生之地。
  很快他们就在灌木丛附近有了新的发现,一名队员发现一处的泥土和其他地方有明显的区别,立即高呼:“这里!”
  傅思思倏地出现在他身边,眼神冰冷:“把这里挖开。”
  几名队员对视一眼,便开始挖起来。泥土应该是新埋不久,很轻松就挖开,当泥土中的景象呈现在大家眼前,所有人的眼睛都闪动着愤怒的火焰。
  里面没有桂虎的尸体,只有一堆堆碎肉。
  傅思思蹲了下来,丝毫不受影响地翻动碎肉。
  “伤口是用锋利的刀具造成,对方不是泄愤。”
  她找到桂虎的手,手掌处的五行环印记被对方剜去。
  “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在寻找大师之光的奥秘,二是他们在寻找对付我们的办法。”
  傅思思的语调冷静,就像在叙述一件和他们不相干的事情。
  一名队员激愤道:“一定是师北海他们干的!”
  “没错!”
  傅思思道:“也有可能是血修。”
  她站起来,淡淡道:“不管是谁,血债血还。”
  她转过身子,面对另外一位女队员许琳:“能找到他们吗?”
  许琳擅长追踪,只要对方留下痕迹,她就能够通过秘法找到对方。
  许琳点头道:“我试试。”
  她闭上眼睛,双臂环抱胸前,双掌虎口相对,一圈元力环在她脚下亮起。元力环光芒流转,无数复杂的环纹变幻不定,她的双掌亮起一团棕色的光芒。那是土元力,但是和一般土元力的深沉厚重不一样,它的元力波动非常柔和轻盈。
  许琳轻轻扬起手掌,就像手中握着一把沙尘,扬向空中。
  !
  茂密的丛林中,出现一个个淡淡的光斑。这些光斑大小不一,位置也非常凌乱,有的在地面,有的在树上,但是它们延伸的方向却是非常一致,指向森林深处。
  傅思思一言不发,沿着光斑的方向,冲入森林。
  其他队员紧随其后。
  没走多远,他们又发现了另一处土坑,里面埋葬着的尸体同样被肢解。而且看得出来,对方使用的手法,和之前截然不同。
  怒火在每位天叶部队员心中积攒。
  光斑变得越来越清晰明亮,这意味着敌人留下的印记越新鲜,也意味着他们距离敌人越来越近。
  没有人说话,他们周身杀气在不断攀升,他们现在只想马上找到敌人,把对方大卸八块。
  忽然,傅思思止住身形。
  沿途的光斑,到此地突然全都消失。
  这是一处小山谷,四周怪石嶙峋,地形复杂。
  傅思思忽然开口:“出来吧,费这么大的力气,把我们引诱到这里,还需要藏头露尾?”
  “早就听闻思思小姐巾帼不让须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沙哑的声音从一处石头后面响起,一个灰袍男子走出来,紧接着大量的灰衣元修露出身形,他们占据四周有利地形,把天叶部都包围起来。
  傅思思面无表情:“你是谁?”
  灰袍男子呵呵一笑:“区区贱名,何必在意……”
  话音未落,他胸口出现一个血洞,赫然是傅思思闪电出手。
  灰袍男子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思思小姐的杀气真重。”
  噗,一声轻响,灰袍男子好似气泡般破碎,消失不见。
  居然是假的!
  傅思思眉头一挑,对方的谨慎让她心中微微一沉,身形没有丝毫停顿,折向山谷岩石上的其他灰衣人。其他天叶部队员也没有丝毫迟疑,他们根本不关心这群是谁,他们只想把这些该死的家伙撕得粉碎。
  至于对方的埋伏?他们毫不在意。
  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只要对方不是宗师,他们丝毫不惧。
  忽然,山谷谷底亮起五颜六色的光芒,五根颜色不同的光柱升起,它们就像弯曲的龙骨,在山谷上空合拢。光柱之间,亮起薄薄的光幕,赫然把天叶部众人困在里面。
  金木水火土!
  傅思思愣了一下,五根光柱竟然是五种元力,五种元力搭建的陷阱?
  冷哼一声,她手掌的五行元力环印记陡然亮起,五行元力环环绕她的手掌,雪白纤细的手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透明斑斓。
  傅思思的气势一变,宛如变了一个人,就像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
  不知何时出现在岩石上的灰袍男子露出赞叹的表情:“大师之光,真是了不起。”
  傅思思拔地而起,气势决然,并掌如刀,斩在五根元力光柱汇集之点。
  乒!
  宛如琉璃破碎的脆响,元力光柱粉碎,五颜六色的碎芒炸开,就像弥漫的彩色雾气。
  彩色雾气中响起傅思思冰冷森然的声音。
  “原来你们是牧首会的余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