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反响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更新时间:2018-01-16 22:30
  莲花之中,岱纲端坐,纹丝不动。他神情恬淡从容,看不出半点身处险境。
  阴墟炉正在源源不断吞噬阳光,笼罩的范围,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元力的补充彻底断绝,黑炎还在不断侵蚀他的生机,照这样下去,他死路一条。
  啪。
  身下的莲蓬内,一颗莲子化作一缕轻烟消散不见,留下一个残坑。
  每一颗莲子都蕴含精纯而充沛的生机,是他平日花费无数时间凝练所得,每一颗都珍贵无比。在外界生机被隔绝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动用返生莲子。
  真是釜底抽薪啊!
  挑战了自己一辈子的乐不冷,最后修炼出来的奇功,天生克制自己的返生莲,这就是宿命么?
  岱纲嘴角露出笑容,觉得有趣。
  如果十八颗莲子消耗完,便是他陨落之时。但是他神色间,看不出半点焦急。
  因为他知道,太阳不会永远照耀大地,没有什么亘古不灭。
  当夕阳坠落大地,月亮升上天空,阴墟炉的威力便会锐减,那就是他反攻之时。
  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乐不冷。
  嘴角带笑的岱纲信心十足。
  忽然,一声悠远绵长的剑鸣,在他耳畔响起。剑鸣并不响亮铿锵,好似一声叹息,它穿过无数云和风,穿过无数山川峡谷,不期而至。同时,一股浩大而狂暴的波动,在极遥远的地方冲天而起。
  充满挑衅!
  笑容骤然凝固,从战斗开始便镇定从容的岱纲愣了一下,片刻皱起眉头,脸上浮现不能置信之色。
  宗师?谁?
  他第一反应是帝圣,但是很快他就否定这个判断。帝圣的气息他并不陌生,在很早以前帝圣的气息之中还会有狂暴的气质,然而如今帝圣早就消去烟火气,而是堂堂皇皇的王者之气。
  难到有新的宗师出世?
  这才是让他感到难以置信的地方。这么几十年了,踏入宗师之境的只有他和帝圣。他这里面对新晋升宗师的乐不冷狼狈不堪,结果在远方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宗师?
  真是……
  岱纲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不知为何,地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喻兴奋,就像他看到乐不冷晋升宗师时一样。
  就好像……好像多了一个同类。
  仔细捕捉远方这股强大而陌生的波动和气息,这方位……好像是交战的地带……
  从刚才的剑鸣来看,对方应该是一位剑修,岱纲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名字。
  雷霆之剑,艾辉!
  如果真的是艾辉,那真了不起。
  岱纲有些不确信,因为艾辉实在太年轻了。
  和岱纲的不确定不一样,乐不冷瞬间就知道是艾辉。他和艾辉接触过,能够拥有如此强烈剑意之人,除了艾辉他想不出别人。
  他心中的惊骇同样不减半分。
  这家伙……进步的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
  一时之间,他心情复杂,感慨万千。他对艾辉颇为欣赏,但是也没想到,艾辉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长到如此惊世骇俗的地步。
  但是乐不冷也很快皱起眉头,不对劲!
  乐不冷对艾辉的剑意印象非常深刻,就像艾辉的绰号,那是纯粹而磅礴的剑意。最为纯粹的剑之气息,和雷霆磅礴霸道,糅合而成的剑意。
  同样是霸道,雷霆的霸道透着自然法则的冷酷,却非嗜血的狂暴。
  可是如今剑鸣虽然悠远绵长,但是冲天而起的波动,蕴含的狂暴之中透着嗜血之味,好似一头饥饿许久的野兽。
  好浓的血腥味!
  艾辉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难道是中了血毒?
  诸多疑惑在乐不冷脑海中一闪而逝,但是他很快便抛之脑后。
  中了血毒也没什么了不起,尝试过许多道路的乐不冷,从来没有什么邪正之分。从古至今,世界总是如此公平,没有什么不需要付出代价。如果换做他,倘若能够晋升宗师,区区血毒何在话下?
  也许这就是代价吧。
  回过神来的乐不冷,脑中再无杂念。如今对他而言,整个世界只有一个人,他挑战一生的宿敌,岱纲。
  俯瞰着下方紧闭的返生莲,乐不冷心中战意汹涌澎湃。不管艾辉是不是中了血毒还是什么,那一声剑鸣充满挑衅,他太喜欢那毫不掩饰的挑衅意图!好像在昭告世界,又有一个人踏入这个荒芜冷寂的领域。所谓宗师,再也不是两个人三个人独享的世界。
  这简直太符合乐不冷的脾气了!
  悠长的剑鸣,在乐不冷耳中却好似战斗的号角,让他热血沸腾,让他身体不由自主的战栗。
  岱纲的意图他不用猜也能知晓,但是那又如何?
  仿佛深渊的黑色眼瞳,是深不见底的疯狂,阴墟炉全力运转。咔咔咔,乐不冷周身浮现一道道黑色裂纹,这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即将碎裂的瓷器雕塑。每一道黑色裂纹都仿佛连通着深渊,纯粹而深沉的黑暗。
  黑色的液体从裂缝中渗出,好似黑色的血液,又像是黑色的岩浆。
  呼。
  黑色液体的表面升腾起一缕缕黑色的雾气,雾气凝而不散。
  乐不冷周身黑气缭绕,仿佛深渊的魔神。
  黑气缭绕的手掌虚张,周身黑雾汇集掌心,凝聚成一把黑色斧头。斧头通体漆黑如墨,平实无华。
  乐不冷双手握斧,高举过顶,纵身跃下,向着返生莲斩去!
  高空深处,金风呼啸不绝于耳,帝圣面朝翡翠森方向,盘膝凭空而坐。他双目微闭,从元力波动的变化体会着远处两位宗师之间的战斗。
  岱纲的勃勃生机他不陌生,乐不冷的阴冷元力波动,却让他大感兴趣。
  宗师从来都极为稀少,当世还有能共语者,已然是幸运。而像这样两位宗师之战,更是极为珍贵罕见,哪怕远远观望体悟,亦是极为难得的机会。
  毫无征兆,一声悠远绵长的剑鸣忽倏而至。
  终年不歇的狂暴金风,无法阻挡它分毫。
  帝圣睁开眼睛,双目精光暴涨,神情漠然的脸庞,罕见动容。
  虚空之中,他起身而立,转身面向剑鸣响起的方向。
  那里是……交战地带!
  剑鸣?帝圣神情再度恢复平日的漠然,他同样想到了艾辉。他有关注过这个小家伙,虽然实力一般,但是称得上当世最强剑修。也就是这个小家伙,带领一帮菜鸟炮灰,硬生生挡住他大军的步伐。
  有意思的小家伙!
  他承认一直以来,他都忽略了艾辉。不过帝圣对自己的这个“错误”毫不在意。如果没记错的话,艾辉成为大师都没有多长的时间。一位宗师,一国之主,对一位刚刚晋升大师没有多久的小家伙,需要重视吗?
  真是纯粹的剑意啊!
  帝圣心中赞叹不已,没想到在这个剑修没落的时代,能够见识到如此纯粹的剑意,甚是幸运。
  大有古代剑修之风!
  不过……
  神血么?能够吸收神血,却没有爆体而亡,小家伙天赋不错嘛。
  若论这个世上,谁对神血最为了解,帝圣当仁不让。
  这样获取的力量,接下来,会很有趣。
  帝圣的嘴角浮现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容。
  当剑鸣在天心城响起,立即掀起一片风浪。
  “怎么可能?”
  叶夫人神情发白,惊恐而绝望。
  翡翠森岱纲和乐不冷的交战,让她感到震撼,那是对巅峰期宗师恐怖力量的震撼。但是她乐见其成,心中暗喜,若果能两败俱伤,那是最好不过。
  可是忽如其来的剑鸣,却让她感到恐惧和绝望。
  艾辉!
  自从天叶部横空出世,天外天就几乎被她纳入囊中,连宫府这样的老牌世家都向她俯首投降。唯一能够让她感到忌惮,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艾辉!
  艾辉就像一根扎在肉里的刺。
  她每天都在绞尽脑汁思索着怎么才能对付艾辉,又不影响前线的战局。
  对天心城而言,艾辉成为宗师,是最坏的结果。她所能依仗的天叶部,在宗师面前,什么都不是。
  突然之间,所有的底牌、优势,都丧失殆尽。
  叶夫人如何能不绝望?
  她大脑一片空白,呆呆站在那,失魂落魄就像一具失去生机的尸体。所有的谋划,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那么脆弱和不堪一击。
  整个天心城的高层,都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昨天还繁花似锦、万城来朝的局面,好像只不过是一个梦幻的气泡,而如今气泡破碎了。
  怎么可能……
  艾辉怎么可能成为宗师?
  他只是个剑修啊!
  他那么年轻!
  为什么……
  就在所有人心灰若死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正在孕育第二批大师之光的大师湖之中,一个五行莲蓬座散发着淡淡的黑气,生机正在逐渐凋零。
  莲蓬座内,小宝单纯混沌的意识,感受到母亲的绝望和恐惧。
  他想开口安慰,但他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着急起来,他变得焦躁,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绝望和恐惧开始笼罩他,他害怕起来,害怕失去母亲。
  不!
  灵魂深处在嘶吼,像是溺水者沉在水底隔着水看着天空发出的最后哀鸣。无边的恐惧包裹着他,就像大海一样,他的意识开始抽离。
  大师湖上,一个个五行莲蓬座正在枯萎,莲蓬座里面蜷缩的身影,只剩下白骨。
  数百个莲蓬座枯萎消失,只剩下湖心中央,一个莲蓬座孤零零地立在那,如玉一般洁白无瑕。
  “啊!”
  一声男子带着颤抖的嘶吼,从每个人心底深处响起。
  耀眼的白色光柱冲天而起,如剑刺破云霄。
  震动天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