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剑胎异变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更新时间:2018-01-15 17:17
  远处的天边光影翻涌变幻,好似极寒之地夜晚星空的极光,那是元力激荡形成的壮观景象。
  尽管明知距离遥远,可是面对如此浩瀚和澎湃如海洋般的元力波动,在场诸人无不为之失神。正在设置北海浮标的元修们不由自主停下手上的动作,他们站直身体,扭头望向翡翠森方向。其他正在闲聊的人们也停下来,望向远处,四周突然变得安静。
  时间宛如定格,唯有风声呼啸。
  忽然,风声中响起一缕极为微弱纤细的声音。
  初时还没有人注意,这缕啸音逐渐变得高昂,嗡嗡震颤作响,突破风声的遮蔽。
  师雪漫耳力敏锐,她下意识循声回头,立即找到声音的来源,来自风车剑七座剑塔。剑塔上插满的长剑正在同时剧烈震颤,躁动异常。
  艾辉……
  还没来得及转头,便听到楼兰的惊呼:“艾辉!”
  师雪漫猛地转头,朝艾辉望去。当她看到艾辉端坐在地,满脸痛楚,脸色不由一变。
  她一踏地面,背后云翼倏地张开,身形一晃,便出现在艾辉的身旁。
  艾辉抬起头,面容因为痛楚而扭曲成一团,他艰难露出一丝笑容,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低沉如嘶吼:“都散开!”
  师雪漫心神一跳,但是没有半点犹豫,一把抓起一旁的楼兰,倏地向外飘去。
  其他人此时被惊醒,听到艾辉的命令,连忙散开。不过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保持警戒。他们虽然不知道艾辉是什么情况,但是知道此时最重要的是防止有人偷袭。
  在距离艾辉百丈之外,师雪漫停下来,她远远地看着艾辉,咬了咬嘴唇。凝视片刻,她收回目光,紧紧握在手中云染天,浑身散发危险的气息。
  艾辉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蜿蜒而下。
  看上去情况非常不妙。
  楼兰双目红光正在飞快地闪动,他的声音飞快:“艾辉体内的元力紊乱,他的心神受伤。”
  艾辉此时已经无暇说话。
  他的感知能力,远远超过队伍里其他人,他第一个捕捉到翡翠森方向元力波动。当时他的脑海中,就仿佛有一根无形的弦突然被拨动。
  本来沿着阴阳分界线缓缓交缠游动的剑胎,倏地静止。但是下一刻,一万八千道剑意不约而同扬起,如同遭遇危险的毒蛇猛地扬起蛇首,赫然直指翡翠森方向。
  艾辉心中剑意冲天而起!
  更强烈的元力波动一波波接踵而至。
  对别人而言,固然心悸神摇,可元力波动还是元力波动。但是对艾辉来说,却突然陷入危险之中,他的剑胎反应却是异常激烈。
  它们不约而同的震颤轰鸣,就像一群狼在咆哮呼号,回应着来自两位宗师的元力波动!
  剑胎就像遇到天敌,又像是遇到对手,战意强烈。
  一般的元修很难分辨元力波动的变化,艾辉能够清晰地分辨出。
  元力波动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便强。
  剑胎不甘心认输,运转速度也越来越快。
  艾辉尝试安抚剑胎,让它平静下来,但是没有任何用处。
  很快,剑胎的运转速度,就让艾辉顾不上其他。他心惊胆战,此时剑胎运转的速度,已经超出他的控制范畴。
  剑胎没有丝毫减缓的迹象,还在不断加速运转。
  打破临界点的是一股极为恐怖的元力波动,那是元力波动爆发以来,一股最强烈的元力波动!更令艾辉感到恐惧的是,那股元力波动之中,蕴含毁灭和死亡的气息。
  艾辉并不知道,那股波动来自乐不冷开启。
  一波波元力波动,就是一道道海浪,而这道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成为打破临界点的最后一根稻草。
  高速运转的一万八千道剑意如同挨了一记重击,轰然崩溃,四下飞散。
  一万八千把剑同时炸开、震颤,对艾辉心神造成巨大的冲击,也给他带来不小的伤害。
  艾辉当时脑袋嗡地一下木了,双目失神。
  片刻后才缓缓回过神来,他心中苦笑,大概自己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受到元力波动冲击而受伤的家伙吧。不过他并没有太在意,虽然受伤,但是伤势不重,过几天就能恢复痊愈。
  剑胎是源自精气神的产物,缥缈无形,独具神异,对元力波动、心神攻击,异常敏感。然而凡事都有正反面,比如他强大无比的感知能力,就是得益于此。而这次受伤,也是源自于此。
  如果事情仅仅到此为止,艾辉只会感慨宗师的强大。
  可是艾辉低估了剑胎,也忽略了其他东西。
  当散开的一万八千道剑意缓缓汇集,重新恢复之前交缠游动的模样,艾辉忽然从剑胎上感受一丝暴躁。
  艾辉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愣住了。
  暴躁?
  剑胎神秘异常,从他琢磨参悟出剑胎伊始,虽说时灵时不灵,但是一直非常稳定安静,从来没有出现过像今天这般状况。即使剑胎被触发,他从来都是进入抽离而冷静的状态,不会感受到半点暴躁。
  自己竟然从剑胎上感受到一丝暴躁?
  艾辉有些难以置信。
  然而没等他来得及反应,莫名的烦躁忽然扑面而来,笼罩他全身。
  就仿佛在他的体里,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壮大、蠢蠢欲动,又仿佛火山从沉睡中醒来,好似下一刻就直欲喷薄而出。
  剑胎和他心神相通,就像往日里剑胎的“绝对冷静”会影响他,如今这忽如其来的暴躁,也在影响着他。
  艾辉强迫自己保持冷静,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心神沉入剑胎之中,剑胎的变化呈现在他面前。
  重新汇集恢复的剑胎,看上去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当艾辉的心神扫过一把从他面前飞过的剑意,心神一凛。
  那是……
  每一道剑意,都经过他的理解来修正、雕琢,才从剑胚状态到如今完整,甚至成熟精细的模样。他对每一道剑意都了然于心,熟悉无比。
  刚才在他面前一掠而过的剑意,黑色的剑身,应该只有两面剑脊各有一道细若发丝的红线。可是,如今剑脊的红线粗壮十倍不止,更有丝丝缕缕的红色血痕从剑脊渗出蔓延,就像一张正在不断张开的血色蛛网。
  淡淡的血雾,从剑身的血色裂缝中氤氲散发。
  当艾辉的心神触及到血雾,一股强烈的暴躁、嗜血冲动,从他内心最深处骤然爆发。
  他下意识地想朝黑剑抓去,但就在他扬起手前的瞬间,他眼中恢复一丝清明,手掌硬生生改变方向,抓向风车剑的甲板上。
  啪,风车剑坚硬的甲板瞬间出现一个窟窿,无数木屑横飞。
  该死!
  剑胎中越来越多的黑剑出现血痕,越来越多血雾,散发开来。
  浓郁的血雾,在剑身上凝结成血珠,沿着剑身滴落。
  滴答,滴答。
  很快,剑胎下方,就出现一滩血泊。随着血雾变得浓郁,血泊也在不断蔓延。诡异的是,血泊波澜不兴,光滑如镜,倒映着上方正在逐渐变得鲜红的剑胎。
  光滑如镜的血泊,一张张扭曲的面孔浮现,凄厉的哀嚎和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而当万千面孔游走,最终汇集成一张巨大的脸,一张精致柔美,似笑非笑的脸。
  当艾辉看清楚血泊中的巨脸,心神剧震。
  双目红光急剧闪动的楼兰忽然发出惊呼:“不好,有东西在侵蚀艾辉的元力!”
  有元修发现异常:“快看剑塔!”
  师雪漫定睛看去,脸色不由再变。剑塔上插满的黑剑,此时竟然大片大片地染红,鲜艳欲滴的血迹,从剑身沁出。
  这场面看上去异常诡异,让人心里发毛。
  就在此时,忽然嗡地一声剑鸣,万千血剑倏地脱离剑塔。剑塔上干净无比,没有留下半点血迹。
  脱离剑塔的血剑,在艾辉头顶盘旋,如同一团血云。
  就在此时,艾辉缓缓站起来,当众人看清艾辉的脸,无不心神剧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艾辉脸庞线条变得柔和了几分,脸上似笑非笑,说不出的妖异。原本黑亮清澈的瞳孔如今一片赤红,宛如两团旋转的血涡,给人一种自己目光要被其吞噬的错觉。
  艾辉忽然一跃而起。
  盘旋的血剑,忽倏朝他飞去。宛如一团血云,倏地把艾辉笼罩吞噬。
  场面看上去异常诡异,数不清的血剑构成的球体在空中蠕动。
  铮铮铮!
  剑鸣声从里面传出来,不绝于耳,宛如潮水。
  当最后一声剑鸣消失,一座通体由剑堆叠组成的鲜红阙楼高耸在空中。
  当血剑阙楼完成的瞬间,一道赤红匹练冲天而起,恐怖汹涌的气息,如同怒涛轰然向四周席卷而去。阙楼散发的滔天血光映红了半边天,太阳为之黯然失色。一声宛如深山古寺钟声的剑鸣悠悠响起,远远传开。
  阙楼之上,出现艾辉的身影,然而在众人眼中,那身影是明明那么熟悉可是又那么陌生。
  艾辉看了他们一眼,他眼中流露出一丝杀意。忽然,他的脸庞就像水波闪动了一下,变得有些模糊,但是很快重新稳定下来。
  艾辉收回目光,嘴角浮起淡淡笑容自言自语:“抵抗这么激烈?真是情深义重啊。”
  他的脸再次变得模糊,神情间露出痛苦之色,紧接着狠厉和杀机密布,但就在此时,他嘴里发出一声闷哼,身体佝偻起来。
  他一咬牙:“走!”
  血剑阙楼破空而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