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道心之死,石碑真相

小说:神门 作者:薪意 更新时间:2018-02-09 01:17
  “是他?!他就是圣天战神蒙天?”燕修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一些改变,因为,他记得这张脸庞,也记得这个名字。
  方正直。
  在天禅山的一战中,正是方正直与池孤烟一起联手,将裂空魔神杀死,拯救了整个人类联盟。
  而后,方正直便回到了北山村中,再没有踏入圣域一步。
  可现在……
  方正直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还是以圣天战神蒙天的身份重新出现,燕修的心里又如何不惊?
  只不过,他的惊与其它人的惊不同,在无比的惊讶中,燕修的心里还有着一种非常特殊的感觉。
  是熟悉,是亲切。
  燕修并不陌生方正直的样子和名字,因为,他在天禅山已经与方正直有过一面之缘,但他心里的那种熟悉和亲切,却显然不是一面之缘的熟悉。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自己会有着这么强烈的亲切感?
  正在燕修有些想不明白的时候,异变也发生了,因为,一个声音已经在他的耳边响起,接着,便到了他的身后。
  “道心,现在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方正直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人便已经掠到了燕修的身后。
  蔚蓝色的光芒,充斥在空中。
  这是轮回天道。
  方正直趁着燕修和所有人惊讶的时候,抓住了一线机会,成功的绕过了燕修的守护,来到了道心的面前。
  “不要!”燕修回过神来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方正直的剑已经抵在了道心的咽喉上。
  一抹鲜血,顺着剑尖滑落。
  燕修知道他已经不可能再阻止了,他只能静静的站在原地,望着那把抵着道心咽喉的剑,寸步不敢动弹。
  “是啊……我是该死了,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就应该死了……修,不要为我伤心,因为,我并不值得你伤心。”道心的眼中有着落寞,她无法挣扎,她只想在死之前,将没有说完的话说出来。
  “你确实不值得燕修为你伤心。”方正直淡然道。
  “方正直!你可以杀我,但是,你不能……”
  “情吗?你不配,你只是窥探了燕修的记忆而已,我说错了吗?”方正直打断了道心的话。
  “我不明白,这件事情除了道魂和我之外,并没有第三个知道,你为什么能猜到?”道心的身体一颤,接着,也恢复了平静。
  死亡,确实可以让一个人的心境归于平静,因为,绝望已经让道心放弃了抵抗。
  “真亦假时,假亦真,在你说出阴阳共生的时候,其实,我就隐约猜到了一点,而后来你脸上痛苦,更是证明了我的猜测。”方正直随口回道。
  “呵呵……方正直果然是方正直,仅凭这两点便能猜到燕修的记忆封禁在我的身上,我……无话可说。”道心听到这里,也突然笑了起来。
  “什么?燕修的记忆,封禁在道心的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周围的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听到这里,也都是心里震惊。
  而燕千里和沐清风,则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刚才的一切,他们同样看到眼里,可是,却并没有猜到这一点。
  道心没有再说什么,她只是慢慢的闭上眼睛。
  如泉水般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中,让她可以看到燕修的出生,燕修的经历,还有燕修和方正直之间的友谊。
  这些记忆,与她的记忆混在一起,有的时候,她甚至都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道心,还是燕修。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要死了。
  “姐姐……”道心的嘴巴里面轻轻的念叨着,仿佛死前的呼唤,呼唤那个不可能再听到她声音的名字。
  阴阳双生子。
  一种极为特殊的存在,这种特殊的存在,可以让道魂和道心拥有着常人不可能拥的有可怕天赋。
  但当这种特殊存在和可怕的天赋出现在一个普通家庭中的时候,便有可能成为了一种悲剧。
  道魂和道心的出生,便是这样的一种悲剧。
  事实上,道魂在出生的时候并不叫道魂,而是叫‘李玉莲’,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就像她的家一样,一个军士的父亲,一个农村的母亲。
  只不过,没有人会知道,她们的母亲在生下道魂十年后,会再生出一个道心。
  而那个时候……
  她们的父亲,在五年前便已经在战场中战死。
  流言蜚语如恶魔般浸袭着这个本该普通的家庭,无数的指责,漫骂,将她们的母亲最终推向了深渊。
  阴阳双生子。
  逆转阴阳的恐怖存在,但正因为这种极为特殊的存在,第二胎的出生,便需要至少十年的孕育。
  父亲战死,母亲悬梁,留下的是十一岁的道魂和才刚刚一岁大的道心。
  幸运的是……
  恐怖的天赋,让道魂逐渐变得强大,一步一步,她带着道心在外面闯荡,最终成为了一名天才强者。
  而就在那个时候,道魂遇见了一个男人。
  一个天赋很普通的男人,但那个男人却给了道魂一种朴实的安全感,让她飘浮的心渐渐平静。
  后面的日子,是幸福的,她与男子阴阳双修,无论是她的修为,还是男子的修为,都在不断的进境。
  最终,男子开始展露出锋芒,渐渐的立下功勋,更是成为了阴阳殿下一任殿主的继任人选之一。
  似乎一切都在走向幸福。
  但也就是在那天,男子闯入了道心的房间,同样的,也是在那一天,道魂明白了男子真正的意图。
  阴阳双生子。
  只有阴阳完全归一,才能称为真正的阴阳双生。
  为了能够成为阴阳殿下一任殿主的唯一继承人,男人不单需要道魂,他还需要道心,让两人同时成为他的“鼎炉”。
  那一天,雨下得很大……
  道心至今记得那个男人狰狞的面孔,他朝着想阻止他的道魂疯狂的怒吼,他手中的剑,毫不留情的刺在道魂的身上。
  但那一天,那个男人死了,死在“手无缚鸡之力”的道心剑下。
  而也正是那一天,道心的心境开始变得平和,她扶起了重伤而又恐慌的姐姐,并且,将一块面具戴在了道魂的脸上。
  “姐,你不再是李玉莲,你是道魂!”
  “道魂?!”
  从那一天开始,男人失去了所有的一切,生命,身体,灵魂,修为……
  不过,男人却给“李玉莲”留下了一个名字。
  道魂!
  一个原本属于男人的名字。
  李玉莲消失了,不再存在,这个世界上从此有了一个新的道魂,而且,还有了一个全新的道心。
  “你杀了我吧!”道心的目光在这个时候突然睁开,里面有着一抹寒芒,她恨,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负心之人。
  并且,她发誓,誓要将所有男人都踩在脚下,她要证明,这个世界上女人不比男人弱,甚至会更强。
  阴阳殿的殿主,已经不再满足于道心的野心。
  她要让她的姐姐道魂成为人类联盟之主,她要让道魂成为世界之主,她要让那个死去的男人看看,男人得不到的地位和权势,她们都可以得到。
  道心认为她的一生,都将追逐在权势中,但是,她却因为封禁了燕修的记忆,而爱上了燕修。
  她一直想将心里的故事告诉燕修,但是,她又有些害怕,害怕她的故事会引起燕修心里的不适。
  毕竟,她的出生并不高,而且,还有着令人不耻的污点。
  泪水从道心的眼角滑落。
  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到咽喉,与咽喉中涌出来的鲜血混在一起,不断的滴落,滴落在地上,汇聚成一滩血水。
  道心倒在了地上。
  方正直没有再给道心开口的机会,而道心在死之前,也没有将她心里的故事说出来,告诉燕修。
  “因为封禁了记忆,而产生的爱,真的是爱吗?”方正直不太懂这些,他只知道如果不杀道心,燕修的记忆就不可能恢复。
  所谓的阴阳共生。
  其实,就是阴阳循环,只是,道魂在救燕修的时候,强行将燕修的记忆,封禁在了道心的灵魂中。
  这是一个注定不可能有结果的故事。
  或许,道魂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都从来没有想过,道心会因为燕修的记忆,而对燕修产生爱意。
  而现在……
  道心死了。
  燕修也倒在了地上,在燕修的脸上,有着痛苦,极度的痛苦,他的眼睛中有着鲜红色的血光。
  “啊……”燕修的双手抱住脑袋,在地上翻滚着,那些失去的记忆,再次如同泉水般涌入到他的脑海中。
  “修儿,你怎么了?!”燕千里冲到了燕修的面前,但是,却被燕修身上的强大气息给强行震开。
  而与此同时,方正直也到了。
  一只手轻轻的按在了燕修的肩膀上,让燕修的身体慢慢归于平阳,眼中的鲜红血光逐渐消息无踪。
  不知道过了多久,燕修的眼睛再次变得平静,只是,那种平静之中,却多少有些微微的伤感。
  他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拍去了身上的尘土,目光看向面前的方正直,眼神中有着一种不需要诉说的亲切。
  “天下人可负,唯一人不负。”燕修用了最简单的话开口。
  “嗯。”方正直点了点头,他已经知道了燕修的意思,能够说出这句话,便代表着燕修已经重拾了原本的记忆。
  但是,重拾了原本的记忆,却并不会失去在阴阳殿中的记忆。
  “她的尸体,交给我。”燕修的目光慢慢看向道心。
  “好。”方正直再次点头。
  燕修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去追问什么,因为,他与方正直之间并不需要去解释,也不会有任何的误会。
  “活着,真好……”
  “是啊,我们都活着。”方正直看了看周围的尸体,他明白燕修在想什么,也知道燕修的话里在说什么。
  而平阳则是在这个时候一脸雀跃的跳了过来,一只手拍在燕修的肩膀上,另一只则是搂在方正直的腰。
  “燕修,你能醒过来可都是本公主的功劳,你要怎么感谢本公主啊?”平阳一边说的同时,还一边朝着方正直挤了挤眼睛。
  “不感谢。”燕修回道。
  “为什么啊?”
  “我凭自己本事让你帮我,为什么要感谢?”燕修反问。
  “……”平阳的嘴巴张了张,清彻如水的眼睛瞪圆,以她的怜牙利齿,一时之间,竟然也有些无言以对。
  而方正直则是笑了,笑得眼角都有着一抹泪光。
  “燕修,活着真好。”方正直的脸上现出一种舒心。
  “是啊,我们都活着。”燕修点了点头。
  “……”平阳无语。
  方正直和燕修两个人相视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现在并不是诉友情的时候,还有着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燕修的目光慢慢的转向一旁被震倒在地的燕千里,然后,双膝跪倒在地,朝着燕千里磕下三个响头:“爷爷,对不起。”
  “修儿,你没有什么对不起爷爷的。”燕千里很快的从地上爬起,但是,在他的眼角处却有着一抹淡淡的晶莹光芒。
  是的,这位铁血军营中出生的枭雄,在这一刻,眼角却有着一抹未掉出来的泪光。
  燕修的记忆恢复了。
  他醒了!
  与以前相比,现在的燕修显然更加成熟,因为,他的记忆中,有着一种平常人根本不可能人的经历。
  ……
  “正直,有一块碑,你应该会感兴趣。”燕修在将道心的尸体从地上抱起来后,也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位置。
  “碑吗?”方正直自然是猜到了这里应该就是沐清风进来时,发现那块记载着“故事”的碑石所在地。
  因为,所有人类联盟的弟子们都停留在此。
  他的目光顺着燕修手指的方向望去,很快的,他便看到了不远处一块写满了密密麻麻字迹的黑色碑石。
  那是一块不算太大的石碑,大概也就有半丈高,上面的字迹都是金色,流动着一种苍茫的上古气息。
  只不过,那些字,却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文字,而是一种形似蝌蚪,又有着一些特殊符号的字。
  “咦?这些字,我好像全认识。”方正直眨了眨眼睛,目光看着那些刻写在石碑上的字,不自觉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