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唐三藏西天取“经”

小说:神门 作者:薪意 更新时间:2018-02-07 01:31
  “修儿!修儿你怎么了?!”燕千里看着软倒在地的燕修,眼神也是万分焦急,因为,他太清楚燕修的个性。
  如果不是实在不可能再站稳,以燕修的坚定,是绝对不可能会倒地的。
  他想出手,想出手阻止方正直的剑,因为,燕修现在看起来实在太过于痛苦,那种痛苦似乎源于灵魂。
  但他能阻止吗?
  不能!
  不是因为他做不到,而是他相信方正直,相信方正直不可能会杀燕修,即使,燕修现在万分痛苦。
  “修……对不起,我对不起你……”道心此刻也软倒在地,两只手死死的抱着一脸痛苦的燕修:“是我的自私让你受尽痛苦,现在你也该解脱了……是啊,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让你解脱呢?”
  “道心,你要做什么?”燕修的身体一颤,目光紧紧的盯在道心的身上,一只手更是死死的抓紧道心的手臂。
  “这么久了,你还是叫我道心吗?”道心的表情一黯,眼角滑落的泪水,如雨,如瀑布,又如江河。
  这是一种极度的悲伤,只是,没有人知道道心的悲伤源于何处,是失落,是不甘,还是血色山河的泪所感染。
  “道……”燕修的话只说出一个字,便停了下来,那里面似乎有着一种犹豫,一种极难理解的犹豫。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正直的剑也到了,天空中银色的暴雨在这一刻疯狂的朝着他手中的剑汇聚。
  最后,化为一点银光。
  那是一颗星辰,一颗足以照亮天际的星辰,而那颗星辰此刻正飘浮在道心的咽喉前,只需要再往前一丝,便可以了结道心的命。
  “我不能让她死!”就在星辰凝聚的瞬间,燕修的声音也再次响起,那是一种疯狂,一种压仰到极限后的疯狂。
  “轰!”一道血光冲起。
  在那道血光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黑暗,只有鲜红,如血一样的鲜红,森冷的气息,让空气中都仿佛要被冰冻。
  而这样的一幕落在燕千里的眼中,却是十足的震憾。
  “修儿的堕修罗……似乎解决了?!”燕千里一生浸于修罗道,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燕修气息的变化。
  那种纯净的红。
  正是修罗道最极致的表现,里面再没有深渊一样的黑暗,或者说,那些黑暗已经变染成了红。
  “堕修罗,解决了?!”道心痛苦的表情,在听到燕千里的声音后,也是明显的一颤,眼神中有着极度的不敢置信。
  因为,为了能让燕修真正的掌握终极的修罗道,她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心力,可是,效果却依旧不算太大。
  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只能将两种完全不同的能力完全集中一处。
  至此,燕修的修罗道,才会成为了一黑一红,两种能量同时汇聚在燕修的身上,实力可以说是大增。
  但是,反噬的情况同样更重。
  当然了,以她们的医术要压制反噬倒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有些东西终究只能是治标不能治本。
  可现在……
  燕修身上的气息却明显纯净无比。
  那种鲜艳的红里,再无一丝黑暗的气息,很纯粹的修罗,就像是屹立在天际间的无上杀神一样。
  “嘭!”就在道心和燕千里惊诧万分的时候,那道冲天的鲜红血光也化为一只巨大的手掌,拍在了方正直的身上。
  这让方正直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出足足五步。
  而且,那五步踩在地上,尽皆形成五个足有一寸深的脚印,脚印中的山石,完全被踩成了粉沫。
  “蒙天前辈!”沐清风惊呼。
  他不希望看到道心被“蒙天”杀死,但他更不希望“蒙天”在与燕修的战斗中被杀或者受伤。
  很矛盾的心理。
  但这就是沐清风此刻的想法。
  不单是他的想法,更是所有人类联盟弟子们心里的想法,因为,“蒙天”现在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无妨。”方正直摆了摆手,一只手将冲过来的平阳按住,同时,慢慢的将云轻舞递到平阳的面前:“小心妖魔大军突然出现。”
  “嗯,我知道。”平阳点了点头,立即将云轻舞接了过来,然后,也默默的退到了燕千里和乌玉儿等人的身边。
  “云轻舞?!”
  “真的是云轻舞啊?”
  “似乎晕过去了?为什么我们不趁着这个机会将她杀掉?”
  周围的人类联盟的弟子们看着平阳怀里抱着的云轻舞,一个个也都是伸长了脑袋,议论起来。
  “闭嘴!”平阳轻喝一声。
  “……”人类联盟的弟子们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他们很想回一句,你丫到底是谁啊?
  可是,这句话他们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虽然平阳蒙着黑色的面巾,但是,他们却还是看出来,平阳是“蒙天”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
  他们可不太敢得罪。
  毕竟,得罪了她,便等同于得罪了“蒙天”,而得罪“蒙天”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这一点,地上道魂的尸体便可以证明。
  “那个无耻……不,前辈,不杀她?”乌玉儿自然是从平阳的眼睛中看出了平阳的身份,但是,她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方正直抓住云轻舞之后,却没有杀,反而还特意将云轻舞交给平阳。
  “暂时不能杀。”平阳并没有多作解释。
  “嗯,明白了。”乌玉儿点了点头,不过,似乎还是有点儿不太爽,一只手看似随意的伸起,落在云轻舞的胸口,接着,又使劲的抓了一把:“哼……那个……不会是真的看上她了吧?”
  乌玉儿的声音很小,小的只有平阳可以听过。
  而她的小动作,自然也是逃不过平阳的眼睛,但平阳却并没有去阻止,相反的还用手在云轻舞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若真看上了,我就掐死他!”平阳鼓了鼓小嘴,清彻如水的眼睛中,同样有着一种不爽。
  “咯咯咯……你要掐死谁?”乌玉儿掩嘴偷笑,脸上有些微微的红润,看起来妩媚得让人生怜。
  “要你管。”平阳看了乌玉儿一眼,然后,清彻的眼睛中也闪动了一抹光芒:“据本公主所知,你在北山村中对那家伙逼婚了?还是借了雪莲阿姨的手,本公主可是警告你,有烟姐姐在,你就是在妄想!”
  “池孤烟吗?她是厉害,可惜啊……已经成为睡美人罗。”乌玉儿一听,眼珠微微一转,不甘示弱的回道。
  “那也轮不到你!”
  “怎么就轮不到?”
  “你是想打架?”
  “不就是个小小的圣境嘛,有什么了不起?本门主的座下有好几个,单打独斗不行,群架你可不是本门主的对手!”
  “是嘛?你是不是忘了本公主还是凌云楼的少门主?”
  “厉害,不过,你胸小!”
  “……”平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又看了看乌玉儿,一股怒火显然是止不住。
  “快看,妖魔大军来了!”正在平阳几欲要暴走的时候,乌玉儿也突然神情惊慌的朝着平阳的身后一指。
  “这么快?”平阳下意识的回头,然后,就发现她的身后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妖魔大军,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一瞬间,平阳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刚准备一巴掌直接拍乌玉儿身上的时候,就发现乌玉儿早就已经到了天虚圣人和燕千里的身后,一脸的悠闲表情。
  “可恶!”平阳刚准备再骂,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轰响,这也让她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场中的位置。
  然后,平阳粉嫩的小嘴就忍不住张大了。
  因为,在场中,此刻正有着一个足足有着两丈高的人影,一身的鲜红色血光,布满了血色的明亮盔甲。
  而在那个人影的中间,还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
  正是燕修!
  “咦?燕修也可以变成这么大吗?”平阳显然是被吓了一跳,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只有方正直才喜欢做这种事情。
  用本源之力包裹身体,将身体变得非常的巨大,然后,本源之力化为盔甲,包裹在身上,看起来很威猛。
  不过,这可是血脉之力。
  燕修的身上,也是血脉之力吗?
  应该不太可能。
  那眼前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是身化修罗,连我……都无法做到!”燕千里的声音在平阳的耳边响起,解答了平阳心中的疑问。
  “身化修罗?厉害吗?”平阳天真道。
  “经历了生与死,又堕入到了地狱轮回中成为堕修罗,现在,修儿冲破身体的枷锁,重掌修罗之道,他的实力,已经在我之上了。”燕千里没有回答平阳的问题,只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就像天虚圣人一样,虽然自号圣人,打起来却只会逃命,连本公主都打不过。”平阳眨了眨眼睛。
  “……”
  “……”
  燕千里的表情一僵,而与他表情一样的还有站在一旁的天虚圣人,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双方眼中的酸楚。
  真特么晦气!
  活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历尽千幸万苦,修成了圣人之道,现在居然被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娃娃怼了。
  最主要的是,平阳说的还是事实,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怼回去。
  “老夫毕生研习炼丹之术,打架这种事情……总归还是年轻人更强一点。”天虚圣人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也一副世外高人的语气说道。
  “道魂也喜欢炼丹,现在已经死了。”平阳随意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死得不能再死的道魂,一脸的高傲。
  “……”天虚圣人脚一颤,差点就站立不稳。
  而平阳则是没有再理会天虚圣人的意思,只是原本在乌玉儿身上受的气,却在倾刻间一扫而光。
  脸上也再次变得愉悦。
  “加油……蒙天前辈!”
  ……
  方正直自然是没有听到平阳和乌玉儿等人的争吵,或者说即使他听到了,也会装成没有听到。
  毕竟,他现在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燕修突然间冲破了枷锁,实力大增,这是一件好事,但这件好事,却来得不是太是时候,如果能晚来个一时半刻的,等他把道心杀掉,那就相当完美了。
  可世事,又岂能尽求完美?
  即使是唐三藏西天取经,取回来的经书都有缺页的部份,方正直当然也不会做太高的要求。
  但麻烦终究还是来了。
  燕修死保道心,这一点就是他现在的麻烦。
  以燕修现在的实力,要说和他能打成平手,倒也不至于,可是,化身修罗的燕修,和他的相差却也并不算天地之别。
  这种情况下,还不能伤了燕修,又要顺利的将道心给一击击杀掉,多少还是需要一点点时间。
  方正直试图将燕修从道心身边引开。
  但燕修终究是燕修。
  根本就不为所动,一心守在道心的面前,如同一尊修罗魔神一样,无论方正直怎么引,都不踏一步。
  “修,你只是不想我死,可是,你的心……却从未有过我……”道心痛苦的坐在地上,如同自言自语的念叨着:“这么久了……我终究还是无法走进你的心,难道,这就是我注定的命运吗?”
  “人言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似乎掌握了命运,可今天我却有些明白……”
  “也许,命运终究是命运!”
  “修……我一直都想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你,可是,你却从未问起过我的故事,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我知道我的问题,我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我能看到你的痛苦,我能看到你的一切,你的一生,我可以……”
  “……”
  “可以你妹!”
  就在道心话音落下的时候,一个冷喝声也响了起来,同时,一道剑光便硬生生的绕过拦在道心面前的燕修。
  那是从燕修腋下掠过的剑光。
  剑光很快。
  燕修虽然看到,可是,却再无法阻止。
  “轰!”剑光轰在道心的身上,将坐在地上的道心直接轰起,在空中飞出一个弧度,然后,重重的掉落在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