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生与死,血色山河之魂

小说:神门 作者:薪意 更新时间:2018-02-16 20:25
  如果说杀道魂,是因为道魂率众对“蒙天”出手偷袭,单这一点,“蒙天”杀道魂便并不过份。
  可是道心却至始至终都没有出过手。
  即使刚才道心在言语中想为道魂脱罪,这也属于人之常情,并没有一定要置之于死地的理由。
  墨山石不太明白,为什么“蒙天”非要在这个时候杀道心。
  事实上,不单他不明白,沐清风和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同样不太明白,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阻止妖魔大军才对。
  “蒙天前辈,我们……是不是先……”墨山石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方正直已经朝着道心走了过去。
  一步一步。
  方正直走得不算太快,但是,却非常稳健,一只手抱着云轻舞,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沉默不语的平阳。
  平阳是知道原因的。
  正因为她知道,所以,她并不认为有什么意外,方正直要杀道心,她的心里同样也希望道心死。
  或许,这算是一种心灵相通。
  你怒,我便怒,你恨,我便恨,而你爱,我便跟着你一起爱,至死不渝,生死相依,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燕修手中的银骨血扇捏紧了。
  他没有动,一如既往的坚定,不论是他的目光,还是他的神情,亦或者是他那有些消瘦的身躯。
  燕修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开口向方正直求情的意思,这便是燕修,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再改变。
  方正直的脚步最终停在了燕修面前的五步距离。
  而周围的沐清风和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则是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一个个的表情都是极为紧张。
  真的要杀道心吗?
  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不能杀我。”就在这个时候,道心终于开口了,而且,还意外的向旁边走出一步,露出了被燕修挡住的身体。
  “理由。”方正直的话简单明了。
  “因为,你要问的问题还没有问完。”道心一边说的同时,也一边朝着燕修摆了摆手,阻止了燕修要拦住她的动作。
  “嗯,这个理由确实可以让你多活一会儿,那么,本神要的答案呢?”方正直听到这里,目光也看了一眼燕修,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要杀道心,但是,如果道心愿意将燕修的事情说出来,那么,他确实不介意让道心再呼吸几口空气。
  “你问的问题,没有答案。”道心摇了摇头。
  “呵呵……”方正直笑了,手中的剑慢慢的抬起,直指道心的咽喉,上面淡淡的银光在流动着。
  “不过,有一个答案,你应该会感兴趣。”道心并没有因为方正直的动作而有任何惊慌的意思。
  “说来听听?”
  “关于阴阳殿是如何救活燕修的。”道心淡然道。
  “一命换一命而已。”方正直不太明白道心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说这个,因为,他并不认为有什么太多的意思。
  “前辈知道的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有一点您说错了,阴阳殿救燕修,并不止是一命换一命。”
  “什么意思?”
  “不知道前辈是否听过阴阳共生?”
  “阴阳共生?”方正直的心里微微一惊,目光也突然间变得冷厉起来,因为,他的心里有了一个极为不妙的答案。
  “堕入修罗地狱,便代表阳间之命已尽,即使是医术再高,都不可能施救,唯有一种办法,可以续命。”
  “用你的命?”
  “是的。”
  “你觉得本神会信你吗?”
  “信不信是前辈的事情,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前辈若还是执意要杀,请便。”道心说到这里,便也闭上了眼睛。
  方正直手中的剑握紧了。
  他并不相信道心的话,因为,要论对阴阳之道的理解,他并不弱于道魂和道心,所谓阴阳,便是两极,两极可以循环,可以互补。
  但是,两极终究是两极,不可能真成的成为一极。
  既然无法完全成为一极,又何来阴阳共生的道理?
  就比如,水和火,两种道代表着两个极端,相生相克,虽然,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两种道可以同时使用。
  可这就能说两种道能完全融合,变成了一种道吗?
  不是!
  这只能说明两种道有相通之处。
  相通,并不代表相同。
  生与死,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人只有生和死的区别,要么活着,要么死去,绝对不可能半生半死。
  “道心在说谎!”方正直在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的念头也很快通达,燕修不可能和道心阴阳共生。
  而且,最主要的是,道魂的长相。
  一个与道心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要说这两人之间,没有一点儿特殊的关系,基本上不可能。
  那么,即使道心愿意将生命献出来,道魂也绝对不会允许。
  毕竟,在方正直将燕修带到阴阳殿的时候,燕修已经昏迷,两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接触和情感可言。
  最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方正直已经被抓。
  在道魂和道心的心里,方正直被带入九鼎山之后,应该是必死无疑,这样一来,所谓的害怕方正直报复而特意将两人的生命相系的猜测,同样没有。
  不存在的可能。
  再加上没有任何的动机。
  道心说出这样的话,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道心看出了方正直对燕修的顾及,临时编造出来的谎言。
  可恶的女人。
  如果不是对阴阳之道深有体会,再加上熟知事情过程真相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其中的漏洞。
  “道心,你的话听起来确实很有道理,但很可惜的是,本神并不信。”方正直肯定道。
  “前辈若是不信,何不马上动……”道心在听到方正直的话后,也不慌不忙的将眼睛微微睁开。
  那是很平静的表情和眼神。
  但是,在睁开之后,却并不再如睁开前那般平静,因为,有一把剑已经朝着她的咽喉刺了过来。
  方正直动手了。
  在道心自认为一定十拿九稳的时候,非常果断的出手了,甚至都没有再给道心再解释的机会。
  怎么可能?
  道心不明白,她不明白她的话里面有什么漏洞,除非,“蒙天”对阴阳之道的理解更在她之上。
  可是,这更不可能。
  要论阴阳之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比阴阳殿更了解吗?
  道心不相信,她觉得“蒙天”无论如何都会有所顾及,可事实就是,“蒙天”的剑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走!”燕修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接着,血色山河图也从天际罩了下来,将他和冲过来方正直完全罩在了一起。
  “山河,有血!”
  “但此血,却非彼血!”
  “是泪,长使英雄泪两襟的泪!”
  燕修的声音缓缓响起,同时,无数的血光也朝着方正直涌了过来,就像是无数的长河一样连绵不绝。
  “青丝纵染成白发,一心静候君来画。”方正直的目光看着无数涌过来的血光,嘴角也发出一个声音。
  “你?!”燕修的表情一惊。
  因为,方正直说的正是他血色山河这招的魂,任何的招式,都有着灵魂,而这句诗,便是山河之魂。
  而随着方正直话音的响起,原本涌向他的血光也是完全停滞,一道一道,就像是落不尽的泪一样。
  三千烦脑丝。
  一剑断,但是,却又无法断。
  因为,那是烦脑,是悲伤,正如方正直现在看着燕修一样,他的心里有着同样的烦脑和悲伤。
  他不愿去伤害燕修。
  可是,燕修却又必然因他而伤,只因,他需要去斩断燕修现在守护的人,一个方正直必杀之人。
  “嗡!”一抹银白色的光芒亮起,冲上天际,将面前的血光完全绞碎,一点一点的银色光点从天际落下。
  就如同雨。
  一场落下的春雨。
  在这近冬的季节,不会有这样的一场雨,但是,这些银色的光点却落在燕修的身上,一点一滴,如雨又如泪。
  燕修的表情突然有了一些变化。
  那张原本冷漠如霜的面容,此刻却似乎涌起了一抹悲伤,像是被破碎的血光所伤,又像是血色山河的画中一样。
  “燕修,你该醒了!”一声如同来自灵魂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银白色的光芒穿过燕修的身体,然后,落在地上,将那些原本汇聚在燕修脚底下的黑暗洗去,露出一抹鲜红,灿烂的鲜红。
  “啊!”
  “啊!”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燕修的两只手使劲的抱住脑袋,看起来极为痛苦,而在他的身边,道心的脸上同样有着一种悲痛。
  汗水,从燕修和道心的额头滴落。
  与那些银色的光芒一起,掉落在地上,掉落在那些慢慢变红的黑色深渊中,再渐渐被深渊所吞噬。
  “是阴阳共生?!”
  “真的是阴阳共生,伤了燕修,就等于伤了道心!”
  “蒙天前辈,不可以啊!”
  沐清风和人类联盟的弟子们望着这诡异的一幕,一个个也都是急切的发出声音。
  不单是他们,在方正直身后的平阳,还有不远处的燕千里,天虚圣人和乌玉儿,同样是满脸焦急。
  因为,他们同样知道燕修对于方正直的重要性。
  虽然,在他们的心里,同样不愿意相信燕修和道心存在阴阳共生,可是,眼前的情形,却诡异得让他们不得不信。
  即使,这种机会只有万分之一。
  “你……你不是蒙天!”就在此刻,道心的眼睛也突然瞪圆,那原本平静的眼睛中,这一刻却是无比的惊骇。
  她不相信她心里的猜测。
  可是,她又不得不信,因为,当那些银色的“春雨”落下时,当方正直说出“纵使青丝染白发,一心静候君来画”的时候,她又不得不信,站在她面前的根本就不是“蒙天”,而是一个本应该在北山村中蛰伏的人。
  方正直!
  因为,只有方正直才能读懂燕修心里的悲伤,也只有方正直,才会知道血色山河这一招的灵魂。
  “道心,你真的很聪明。”方正直的剑再动,连绵的银色春雨化为暴雨,无数的银色光芒从天际落下。
  那是无数道银白色的长河,就如同天空中的星河一样,无比的璀璨,发出的光芒将整个世界都完全照亮。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道心的身体一颤,脸上的悲痛越发的明显,嘴角甚至都有些鲜血溢出。
  “这个问题,重要吗?”
  “不算重要,但是,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答案吗?你如果现在杀了我,你就得不到这个答案,永远都得不到!”道心的表情看起来竟然隐隐有着一丝疯狂。
  “你错了,我已经得到答案了。”方正直摇了摇头。
  “不可能,绝不可能!你不可能得到答案,没有人可以猜到这个答案!”道心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身体都有些颤抖,但即使是这样,她也依旧站立在燕修的身边,并没有任何要转身逃跑的意思。
  或许,并不是因为她不想逃。
  而是她知道,她根本逃不了,在知道“蒙天”的真正身份后,她就明白,她已经无法再逃。
  “猜?呵呵……道心,你终于说了一句‘实话’。”方正直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也终于有了十成的肯定。
  “……”道心的身体一僵。
  原本身体的颤抖终于停了下来,但是,她脸上的那种悲痛,却愈发的明显,那种痛苦和悲伤,根本不可能装出来。
  道心是真的在痛,悲伤的痛。
  与燕修一样,甚至于那种悲痛,比起燕修来还要更加强烈,强烈得让她和眼角都不自觉的落下一行泪水。
  “不可能,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道心似乎在发泄,发泄她心里的痛楚,发泄她心里的不甘。
  而就在这个时候,燕修也突然间软倒在地,全身的汗水如雨般落下,将他身上的衣服完全打湿,似乎那些银白色的暴雨,对他的身体有着一种极大的触动,使得他身上的气息非常的不稳定,眼中的黑红光芒都开始不断的闪烁。
  “啊!!!”一声痛苦的声音刺破天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