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说:走进修仙 作者:吾道长不孤 更新时间:2018-02-10 02:19
  神州人族最近正在大兴土木。万法门、天灵岭、归一盟三派正着手修建三座巨塔。
  据说,这三座塔的作用就是调整整个大陆的风水,完成神州灵气的再分配,保证绝大部分地区都用充足灵力,能让动植物与人健康的生存,又不至于因为灵力太强而导致意外的妖化。
  在夜里,三座巨塔会向天空放射出一道光柱。这一道光柱并非特别明亮,但在远处亦是清晰可见。那一道由地接天的光,看上去是如此的美丽。甚至它刚刚出现的时候,还有年迈的凡人直接对它叩拜起来。
  仙盟则专门派遣护安使,向黎明百姓解释这一切。
  当然,在某些地方,这种做法也遭到了反对。有人认为,这样就破坏了一些地方过去的好风水。也有文人抨击,认为这是对妖族的歧视,不利于我人族教化、同化妖族的过程。
  当然,这些争论,根本就影响不了什么。
  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应付大众的说法。
  星空深处、两亿光年外的大规模光谱变红,还不应该在现在就被人知晓。
  不能激发一般人对星空的兴趣。
  但是,还是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些塔是干什么用的。
  那对着太空发射的灵光,实际上是运输用的。只要被附加上了合适的法术,任何物体都能够在这一道光柱之中获得极强的升力。而人与货物也可以沿着灵光柱安全下降。
  由于修士大多都会飞行的缘故,这个世界从没有“电梯”这种东西。
  不过,在地球,这东西就被称作“太空电梯”。
  和传统的远距离传送阵或是附带了大型闭合空间的货运飞剑不同,这灵光柱拥有更低的货运成本与更高的运货量,并且更方便平素的往返。
  下一阶段,这个仙侠版“太空电梯”,就要对结丹期及以下的修士逐渐开放了。
  而仙盟的太空建设,也会进入新的阶段。
  已经元神期的薛不凡怔怔的望着天灵岭修建的树塔。
  在同龄人之中,他是相当幸运的。虽然一年前他也去了尔蔚庄,但是却没有陷入谪仙的陷阱之中。因此,他的修行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原本就比辰风、艾轻兰入门早,在天萳就基本完成了积累,现在进阶元神,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天萳的经历是他的个人档案之中相当精彩的一笔。这使得他几乎没什么阻碍,就进入了仙盟暗部。
  虽然限制极多,但也资源极多、机遇极多的时代。
  几乎所有的陆地、岛屿、山川、河流都被发现、被标记、被测绘了。总有一日,所有的物种都会被发现,所有的化石都会被发掘。生灵的谱系总会建立。这样的话,古灵崖、灵兽山这些比较古老的天灵岭分支,终有一日会变成查阅资料的皓首穷经之科目。
  但是,宇宙开发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天上的星辰,都是一方方世界。这个宇宙具有生灵的天地,比这一方天地的物种数量……不,是比这一方世界生灵的总数量还要多吧。
  可以研究的东西还有很多。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幸运了。
  在这个树塔开始建起的那一天,他就在这里看着。
  原本,树塔附近应该都是落叶林。时值深秋,这一片山地全数染成了血色。但不知是不是灵光柱的影响,这一带的温度、光照格外不同。周围的乔木都如同长疯一般。
  万层红枫之中,一点青碧。
  只数日的功夫,这塔就已经建好了。
  这也代表,他就要出发了。
  踏上另一个星球,研究另一方天地的生灵,并从它们的形态之中探究生命的秘密,用别方天地的演化史对照这一方天地的演化史,印证天灵岭的道路。
  热血之中,他又感到了一丝寂寞。
  “这一去,却也不知道要多久啊……神州上的老朋友们……”
  暗部待遇虽好,但是保密制度也很严格。除去极少数未来需要进行协作的修士,暗部修士不允许在任务前后与任何人进行联络。
  ………………………………………………………………
  辰风接到薛不凡灵讯的时候,也在一片林子面前。不过,这里纬度更高,温度更低一些,树木早就只剩枝桠了。
  “师弟。”
  “嗯。”
  薛不凡斟酌了好一会语气,才问道:“你最近过得还好吗?艾师妹呢?”
  “我……还行吧。兰姐……”辰风实在是说不下去了:“薛师兄怎么想起来要问候我们?”
  对面有些动摇,似乎察觉到了辰风语气之中不自然的僵硬吧。薛不凡说道:“我们也是同过生死共过患难的关系,你无需多想。”
  辰风和薛不凡曾经算“情敌”。
  而薛不凡指的就是天萳之事。他和辰风、艾轻兰,再加上龙族的月落琉璃,最终可是直面了蚁族大能的躯壳的。
  这却使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辰风对于薛不凡永远保持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但若真要否定他们是朋友却又不大可能。
  但是,现在艾轻兰都已经陷入昏迷并随时可能死去了,辰风又哪里会在意这些事情呢?
  他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嗯,我马上就要离开神州了。上边有说,这一次我们要去的星球,是一个囚禁文明的地狱那些原住民,原本甚至是天眷遗族,没人真的能保证不出意外。就我读到的报告,这一支天眷遗族,甚至具有……具有针对神州后土的瘟毒。并且,由于采集样本之人的失误,这一份珍贵的样本没有被我们得到。真是可怕。”薛不凡说道:“数日之前我就已经给自己家里留过信了,但是刚才又觉得有些不安,所以想随便找个人聊聊。”
  辰风这才惊觉,似乎薛不凡也已经踏破天关了。
  他的人生,似乎被那一场意外斩断了,然后就一直都没有续上。
  “是……这样啊。”
  语气还是有些僵硬。
  “我现在不能与闲杂人等联系,然后在翻某个名册的时候,才发现你也在那个同我们对接的研究机构里,所以试着联系了一下。”
  辰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总觉得有些挂念吧,但是上头突然就来了指令,一时半会也说不完。想了想,还是觉得……没跟你还有艾师妹道别,总是很遗憾的。而且,艾师妹现在还……那样……嗯……”
  辰风叹息:“是啊。”
  “艾师妹必定会好起来的。”
  “是啊……希望。”辰风透过密密麻麻的枯枝,看着支离破碎的蓝天:“希望……”
  “听人说艾师妹情况还算乐观……”
  “元神法域正在靠着本能运转。”辰风快速的说了一句:“本能运转而且,我也不知道是求生的本能还是母性的本能。”
  “你不相信本能吗?”
  “我可以一口报出三魂七魄与中枢神经系统各部分、大脑各分区之间的对应关系,可以报出与所有与情感有关的激素、知晓能够刺激本能的法术。”辰风说道:“我甚至知道某种现象集茵谷偶然的发现。敲掉小鼠受卵的某个血脉根须,那么该受精卵内诞生的雌性小鼠,就不会有任何关爱幼鼠的母性行为。”
  而且很奇怪的哦,这个血脉根须啊,居然还和某种肿瘤有关系哦!
  辰风还记得艾轻兰绘声绘色的跟自己讲述这个意外发现的时候。
  想要知道某一个血脉根须在生灵体内的作用,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培育一个受精卵,然后从中敲掉你想要知道效果的血脉根须。
  而最终得到的结果,就只能靠脸了。
  所有类似的实证,多是赌脸的。而这个结果,也确实是在集茵谷内部引发的讨论。
  阳神阁和集茵谷是最不相信“奇迹”的天灵岭分支。
  “是……这样吗?”
  “我……我知道我这只是失了智一样的胡思乱想,毫无意义。但是……我一直以为,修道,是为了缔造后天所有的力量,用它去摆脱先天的藩篱我有怎么去相信这来自本能的力量,可以推动……可以推动……”
  “不,至少在现在,你应该相信一次。”薛不凡的语气有些严肃。
  “在我看来,这一项研究,却说明了一点,母性并非子虚乌有它有实实在在的生理基础。”
  薛不凡一字一顿:“它是如此重要,所以我们的祖先在将它写入血中。”
  “所以,在相信这种力量的基础上,试着相信艾师妹吧她必定会醒来的。”
  通话结束之后,辰风离开了林子,缓缓走向不远处的镇子。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
  天灵岭下属实证部是什么的德行他当然知道。所以,他就真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就算上面能够保证他能够每日在呆在艾轻兰的身边,他也肯定没法再故乡了。
  他想再见一次父母。在尔蔚庄的意外之后,他甚至只与父母通过话,写过几封书信。
  另外……不管怎么样,至少也得给岳父岳母一个交代。
  在进入仙盟暗面前的最后几天前,辰风在故乡度过一个不眠之夜。
  而也是在这一夜,薛不凡顺着灵光柱,离开了神州后土,并在月球搭在天择神君的星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