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纲手到来的真正目的

小说:火影传奇之旅 作者:陪我想当初 更新时间:2018-02-10 02:21
  让远山充满意外的是,这次的见面比他的预料中来得还要早些。x
  当他们一同下山的同伴,另一名和尚带着那道浑身绿色卦衣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远山已经满眼小星星!
  他赶忙上前激动的打着招呼,“纲手大人您好,我是日向一族的日向远山,一直非常崇拜您!”
  “哦,就是你刚刚用白眼探查赌场,不错嘛,没想到还是个小鬼头!”
  远山在一旁只是挠头笑笑,毕竟自己刚刚的窥伺确实已经被人撞破。
  这番当面拆穿,难免有些尴尬!
  好在,他的脸皮够厚,只是装作一直傻笑,完全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一旁的静音则好奇的看了看远山,她的心里充满了惊奇,“就是这个小家伙?竟然已经开启了白眼,真是不简单!”
  出乎远山预料的,以藏竟然一反常态,表现出了无比热情的一面,上前将豚豚还给静音,而后殷勤的在前面引路。
  一行五人就这么出发了。
  等到路途中时,远山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火之寺和千手一族之间,一直都是亲密无间的状态,直到现在都还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甚至在木叶建立的初期,初代甚至把九尾都封印在了这座历史悠久的寺庙之中。
  直到他找到了自己的老婆当做人柱力,才算彻底结束了九尾的威胁。
  但双方之间的私交一直没有断绝。
  这次火之寺受到了袭击,连住持大师都重伤到昏迷不醒的程度,在吊住了性命之后,这帮傻和尚第一个想法自然是找一名真正的名医,来救治中觉和地空的伤势。
  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医生比木叶传说三忍之一的纲手来的优秀?
  求救的消息已经发出来足足五天了,在受袭之后,他们便将求援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幸亏双方保有相互联系的手段,要不然可能真的来不及了。
  远山这下突然想通了很多事情,怪不得那帮老和尚最初的想法并不是一门心思救治两位重伤垂危的伤员,而是要吊住他们性命即可。
  是啊,在知道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只要让他们坚持到真正的救命稻草降临,依然可以算得上万事大吉!
  至于他们几个这次的下山任务,除了采购粮食之外,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安排,那就是接待已经达到火之寺山脚下的纲手公主!
  只是远山没问,以藏他们也就没说而已。
  是的,这帮和尚对于纲手的称呼一直都是公主,而我们这位纲手公主在得知了两个病号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以后,便按捺不住见到赌场的喜悦,冲到里面开心了一小下。
  这才有了刚刚远山见到的一幕景象!
  此时几人走在上山的路上,远山果断舍弃了前面的两个傻和尚,一直跟在纲手身边嘘寒问暖,沿途一路讲解自己刚刚听来的景点风光,充当半个导游的工作。
  纲手毕竟是豪爽的性子,见远山这么亲近自己,也生出了几分兴趣,好奇的问道:“小鬼,你这个年纪不在木叶上学,跑到火之寺来干嘛?”
  远山的那双眼睛已经将自己的来历暴露得一清二楚,所以纲手并没有关注他的来历。
  听到纲手的询问,他无语的唉声叹气起来,“哎,也没啥大不了的,就是被学校开除了,没办法,只能来火之寺修习几年,然后再回去。”
  远山的话并没有传递出悲伤的情绪,却已经将大家的八卦之心都勾了出来,就连前面的以藏都竖起了耳朵听着。
  纲手反倒好奇了,问道:“开除?忍者学校还会开除学生吗?我怎么不知道,老头子新加的规定?那你是怎么被开除的。”
  远山无奈的耸了耸肩,“以前开没开除过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是被开除了,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就是打了几场架而已,就被开除了。”
  远山并没有说出自己被设计的事情,那些东西在他看来都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他正盘算着接下来自己的打算。
  “哈哈!有意思,打几场架就被开除了嘛?老头子真是越老越无趣了,哈哈哈……”
  远山当然知道他口中的老头子是谁,好吧,他们这四个师徒间的恩怨情仇,还轮不到旁人来指手画脚。
  虽然纲手一直直呼老头子,但远山还是给了三代足够的尊敬,他开口说道:“我来火之寺,也是三代大人的意思,他希望我在这里好好修炼,过几年再回木叶去效力!”
  气氛随着远山刚刚的讲述,而变得欢快了不少。
  远山也趁机靠近过去,跟静音套起了近乎。
  他捏了捏豚豚的胖脸,而后在对方挣扎当中直接将其抱起。
  对于豚豚,它是很喜欢的,毕竟自己家里还躺着一个懒鬼,也是只绝世萌物,虽然有着熊一般的力量,但看他样子是准备继续发扬种族风范,一直靠卖萌混吃等死了。
  远山已经狠狠的敲打过几次,但奈何人家一点不在乎。
  它一边逗弄着豚豚,一边在思考着把两只萌物放在一起时的场景。
  等到日落时分,他们终于赶回了火之寺!
  望着门前刚刚整理出碎石的广场,以及变得愈发暗淡无光的封印铁壁,表情竟然变得极度愤怒起来。
  她还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来到火之寺游玩的情景,当时的封印铁壁绝对算得上光芒万丈,但是现在看来,恐怕就算修复了也难以恢复昔日的荣光。
  远山望着纲手愤恨的表情就猜得到,看来千手一族和火之寺之间的关系,比远山想象中还要亲密一些。
  几人并没有停留,直接越过大殿走向了后方的病房。
  纲手之前虽然耽搁了些时间,但现在到寺里了;表现得却一贯雷厉风行,连住处都没去,直接来到病榻查看。
  依然是那处院落,此时比前些天的拥挤不堪要强上许多,只留下了必要的守卫,其他和尚都被强制要求去执行各种任务。
  远山也抱着豚豚跟进了病房,这里已经有几个老和尚在等待了,看得出他们对纲手的期望很大,此时都是满脸的焦急。
  看来消息已经先一步传回了寺里。
  远山激发了自己的血继,以白眼仔细探查一二。
  却发现两人的伤势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能够维持现在这种平稳的状态,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只见纲手直接霸气的一摆手,止住了正要行礼的众和尚。
  同时走到床榻一旁,开始诊断起来。
  虽然两人此时都是昏迷不醒的状态,但他们的伤势并不相同。
  这点从外在就能够看得出来。
  地空的上身满是血渍,显然是外伤更重一些……
  而中觉则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表面上却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口,显然是内伤更多一些……
  纲手只是扫了一眼,便开始了诊断。
  “静音,你给地空大师查看一下病情,确认之后像我汇报。”
  挥手间就做好了安排,自己则走向中觉老和尚的一边。
  远山当然知道她这么选择的原因,那种血溅三尺的伤势,根本不是现在的纲手能够处理的。
  此时的纲手大人应该已经患上了血液恐惧症,不能亲眼见到任何血液的颜色。
  如果不是有静音在一旁辅助的话,对于一名医生来说,这简直就是致命的缺陷。
  只见纲手先是握住老和尚的手腕,给他号了号脉,而后伸手在其胸膛位置按了几下,期间一直在关注着中觉的面目表情,直到老和尚在昏迷中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才算罢了。
  远山看得仔细,纲手这么做应该是想要确定对方的伤势。
  几个呼吸间,她便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开始结印,速度并不开,但是印法却相当的复杂,足足五十多个印记在她手中完成。
  “忍法电荷震动!”
  按住他,纲手对身后说了一句,便将闪烁着电弧的双手,按到中觉的胸口位置。
  远山望着她那如同电击器一般的手法,表情相当精彩。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两个年轻小和尚早已一左一右的按住了中觉大师的双臂,待纲手每次将电弧加大时,他们都会用全力按住其抖动的身体。
  直到一声痛苦的呻吟响彻在寂静的屋子里时,她才结束了这种操作。
  虽然时间短暂,但从对方不时擦拭汗水的动作来看,这种精巧至极的操作并不轻松。
  此时中觉大师竟然奇迹般的苏醒了过来,只是那无神的双目中,并没有任何思绪的光芒闪现。
  看来治疗还得继续。
  “他用过什么药了?”
  纲手转身问了一句身边的和尚。
  马上一张写满了药材的方子便递到了她的面前,竟然早已准备好了。远山望了一眼,看到了雪狼嚎的字样,看起来这就是用来吊住中觉性命的药方了。
  纲手接过方子,认认真真的查看里面的每一味药材;好像在审视着小学生试卷的严厉老师。
  而之前开出了药方的那名和尚,则满头大汗,焦急的等待着,仿佛下一秒就会从对方的嘴里听到什么不妙的字眼……
  毕竟之前情况紧急,所以他才选择了这种延续性命的办法;如果现在权威说出他的方子起到了反作用的话,恐怕他的余生都只能在内疚中度过了。
  好在,纲手只是随手一扬,将方子递还给他,“方子不错!”
  “只是主药偏门了些,你们在哪弄到的……”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