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僵持不下

小说:金主溺爱:尤物小妻吃上瘾 作者:叶青羽 更新时间:2018-02-10 02:21
  “好,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已经让你离开了,是你自己现在不走!”说完这话后,岑溪就拿起手机,毫不犹豫的喊来了保安。
  可是即使现在已经开始面对这样的局面,楚婉也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她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岑溪,眼神变得无比冷漠。
  保安这个时候的办事效率倒是很快,没有多久就赶了过来,看到岑溪的时候能,他满脸都是恭恭敬敬的样子:“夫人,我想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吗?”
  “把这个疯女人现在就给我带出去!从此以后都不能让她踏进这个地方一步!”岑溪毫不犹豫的说到。
  “这位小姐,请跟我走吧!”察觉到岑溪现在对楚婉极为不友善的态度以后,这保安的样子也是极为冷漠的,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客气和礼貌可言。
  “我早就已经说过了,在你们没有给以烟道歉,没有给她一个明确的说法以前,我是不会走的!”楚婉依旧坚持着自己最初的样子,根本就不肯在这个时候离开!
  她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一旦真的就这样离开的话,就是在变相的认输而已,按照岑溪和陈菲现在的样子,以后只是会变本加厉的继续陷害云以烟而已,所有,在自己没有得到一个答复之前,她不会走!
  “小姐,请你立刻离开!”见楚婉现在对自己的话根本就是无动于衷,那个保安有些不耐烦的推搡着面前的楚婉,动作粗鲁根本就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
  “你做什么!谁让你动我了!”楚婉生气的看着面前的保安,脸上尽是怒色。
  “我刚刚已经提醒过你了,你现在立刻就给我离开,要不然,待会有你好受的……”说完,保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警棍,再得意洋洋的看向了楚婉,眼神如同威胁一般。
  “我说了不会离开就不会离开!怎么,看你现在这样子还先要动人打人不可?好,那我就告诉你,我不会怕的,在今天,只要我没有达到目的,就不会轻易离开。”
  楚婉再一次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眼神之中毫无畏惧,尽是坦然之色,对于楚婉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为云以烟讨回一个公道,不然以后的事情只能是越演欲裂。
  “好啊,我已经提前提醒过你了,既然现在是你自己不肯走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这话以后,那个保安便开始毫不顾忌的将面前的楚婉往外推搡着,他的力气很大,楚婉的态度就算是再怎么坚决,也最终都不是他的对手。
  没多久,楚婉就被狠狠的推到在地,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保安最开始的时候也是有些慌张的,然而当他回过头看到岑溪那似乎很是满意的眼神之后,态度立刻再次变得强硬起来。
  “我说了,让你离开,是你自己不离开,现在这样子是你自找的!”保安冷冷说道。
  “呵呵,活该,楚婉,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早就让你离开了,是你自己不走!现在还怪得了谁!”
  一旁的陈菲也满脸都是笑意,嘲讽一般的笑,对于她来说,这种不用自己动手便可以达到目的的事情完全是何乐而不为的,她丝毫没有任何愧疚的样子。
  “你们在做什么!”楚婉正打算反驳的时候,就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极为严肃的声音。
  所有人闻声看去,只见俊脸阴沉无比的夜洛寒正一步步的朝着这里走来,他深邃的目光紧紧盯着这里的一切,像是要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彻底的看穿一样。
  看见夜洛寒出现的时候,陈菲的脸上立刻收起了刚刚 那极为阴沉的样子,很快便堆起了温柔的笑容,朝着夜洛寒走了过去,眼神之中都是亲昵。
  “洛寒,你怎么来了?”陈菲勾上了夜洛寒的胳膊,关切的徐询问道。
  “我为什么来,和你有关系吗?”夜洛寒冷冷说道,他极为厌恶的将陈菲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拿卡,俊脸一派冷漠,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喜欢和亲密的样子。
  “呵呵,陈菲,现在被打脸了吧?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装得下去!”看到刚刚那一幕的楚婉脸上尽是嘲笑的神色,果不其然,夜洛寒对于她似乎完全就是没有感情的。
  “楚婉,你给我闭嘴!这里完全没有你说话的份!轮不到你来插嘴!”陈菲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到。
  “你怎么在这里。”看到楚婉的时候,夜洛寒不免是有些惊讶的,突然他的眉头很快就紧紧的蹙了起来。
  “是不是她出什么事情了?”他的心里一闪而过的便是这个念头。
  “没有,以烟没有事,不对,她只是表面上没有事而已,那天晚上的事情对她的伤害很大,夜洛寒,难道这些你自己都不知道吗?现在既然知道是这两个人做的,你打算怎么办?”楚婉紧紧追问道。
  看到夜洛寒的时候,楚婉的心里难免还是有些生气的,对于那晚发生的事情,楚婉依旧耿耿于怀,虽然明知道这些和夜洛寒是没有多大的干系,这并不是他的意思。
  “你闭嘴!陈菲说得对!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撒野!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岑溪生气的斥责道,她很清楚按照夜洛寒对云以烟的感情,也是不会伤害楚婉的。
  尤其是对于那晚所发生的事情,夜洛寒也是一直都心存对云以烟的愧疚的。
  “你为什么不说话!夜洛寒,难道你是打算将这件事情不管不顾,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吗!”
  见夜洛寒现在一直都不说话,楚婉不免再次追问道。
  “是,的确,在你们眼里,是完全可以把这件事情能够当做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对于以烟来说呢?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她。”夜洛寒愧疚的说道,现在的楚婉并不知道关于这件事情,夜洛寒已经和岑溪达成了协议,只要自己不再和云以烟联系,她才不会在暗地里继续伤害云以烟。
  夜洛寒说过自己要好好保护云以烟,可是他知道自己并不能时时刻刻都紧盯着陈菲和岑溪的一举一动,现在他能做的,只有这个办法。
  可是,楚婉并不知道,她不知道夜洛寒为了做出这个妥协心里究竟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因为这些,夜洛寒也并不打算对任何人说起,他只会自己全部藏在心里。
  “你对不起她?夜洛寒!除了这句话以外你还会说些什么,你知不知道以烟自从和你在一起以后,一个人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可是,你却一直都在伤害她!”
  “原本我以为,你和以烟或许就是命中注定应该在一起的两人,我承认,你在那个时候对以烟很好,好到我们所有人都认为你可以从此以后都好好保护她!可是现在呢!你却一次次的伤害她!让她因为你受到这么多的伤害!你对不起她,难道直到现在才知道吗!”
  楚婉的话越说越激动,现在只要一想到云以烟痛苦难过的样子,她的心里也是不可抑止的怒意。
  在楚婉的眼里,夜洛寒是有能力可以去制止这一切的,但是事实上,现在的夜洛寒为了能够不再让云以烟难过,已经承受了太多谁也想不到的压力。
  这些压力,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心里才能够知晓,除此以外,没有其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