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口技不错

小说:红楼之公子无双 作者:司马匪鉴 更新时间:2018-01-14 17:42
  尤家宅院所在的这条胡同,叫做椿树胡同,在明清的时候,椿树胡同一般是大的戏班子所在地,新帘子胡同一般是同性恋的场所,不过南城的椿树胡同分为好几条,这一条叫做椿树胡同三条。
  国孝期间,好多戏班子无以为生,这儿也就渐渐冷清,三条成了客商租赁地,但管理还是比较严格,胡同头部、尾巴都有隘门,派兵马司巡逻,兵马司又叫游手好闲的地痞流氓当值,管理治安,好在孙福出了钱,当值的人知道他们不是寻常人,巡逻时也就不抓他们。
  孙福把手伸进棉衣,直哆嗦:“琮爷不会要过夜吧?哎,大个头,你我也到了婚配的年龄了。”
  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椿树下面,初春树枝才发芽,元宵之后的上旬月皎洁明亮,龙傲天不屑道:“不就是女人嘛,有啥好惦记的,俺要告诉琮爷,俺可不想成婚。”
  孙福鄙夷:“那是你没尝过女人的妙处,没见过真正的好女人,倾国倾城的女人,并不夸张,能使帝王陨落,猛将冲冠一怒,朝代鼎革……琮爷这艳福就不浅,里面三个都是尤物,要熟的有熟的,要嫩的有嫩的,当初珍大奶奶,也算端庄艳丽的,就不知在琮爷身下,怎么个妖娆,想想我都受不了……”
  “嘎?”龙傲天深有同感:“琮爷这品味倒和俺一脉相承,想当初,俺从曲阜出来,闯遍大江南北,遇到的俏寡妇,也不在少数……人家那动作,真是规范……比那府里人事不知的丫头强多了,俺才看不上府里的丫头,俏寡妇才好……”
  孙福急忙打断他,这货吹牛皮很厉害,没完没了:“小点声,记得不要在府里露了口风。”
  “俺晓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琮爷这一房,又不是东府,你看东府那个焦大,真是惨啊。”龙傲天就一口酒暖身子。
  焦大实际上并没有死,贾探春治理大观园的时候,还提过,第一是尤氏、秦可卿两个东府女主人的性子比较软,第二东府不想背负忘恩负义的骂名,焦大救过宁国公贾演一命,功劳很大,所以焦大在众目睽睽之下骂了贾敬、贾珍、贾蓉三代,都还活着,只是没老婆、没儿女,为封建地主服务,下场凄惨。
  “酒也少喝点。”孙福比较机灵,左右瞧瞧,他是琮爷最得用的人,尽管上次有过性命之忧,但这就是奴才,他觉得理所当然,琮爷对他奖励甚厚,来日做个官爷也不是不可能,何况有奶哥的情分在,恩威并施,就更加尽职尽责。
  说起奴才婚配,他和那个绣桔倒还对眼,不过按理绣桔是要给二姑娘陪嫁的,莺儿就更高一层,心灵手巧,模样也美。
  在这春夜的风里,孙福也蠢蠢欲动了,有时候他也羡慕龙傲天的傻气,傻人有傻福,人家可是玩过不少寡妇的,但是多姑娘貌似看不上他,多姑娘那个骚’货,专门勾引模样好的爷们。
  ……
  贾琮偷偷摸摸、轻手轻脚地拉住绳子下墙,门口的大白狗汪了几声,他赶忙避开到西厢房后面的墙角,有椿树和房屋遮挡,此时月出东山,照耀不到他,但是大黄狗发现他了,尤三姐、石榴跑出东厢来看。
  贾琮拍拍胸脯,他记得石榴回话就来西厢的,便赶紧走到后窗下,用手指点破纸糊的纱窗,闭起左眼,用右眼看进去,果然见屋内烛光闪耀,尤氏坐在圆桌旁边,只能看到背部。
  “汪汪汪!”
  狗的叫声越来越近,贾琮心急如焚,敲窗道:“嫂……尤氏,快开窗。”
  尤氏明显被惊动了一下,站起来四处寻找声源,等贾琮再喊了几声,她过来这边打开纱窗,却不让他进来:“我不是叫你走么?”
  “你先让我进去。”贾琮心下大定,没寻死就好。
  “哼!休想进来!”尤氏想笑,两只手扶住窗门,堵在窗口不让进,眼眸回瞟,贾琮这么锲而不舍,她有点感动,但想起他昨晚的粗暴,又或许她也说不出的原因,就不想让他进来。
  “你忍心看我去死吗?被人看见,咱们都不好过了。”贾琮面色一恹,倍显可怜,说着就爬上来。
  尤氏不依,拿了一棵木棍想赶人,忽然觉得不对,窗子、木棍,那不就是西门庆和潘金莲,天雷勾动地火的开始么?她又羞又怒,这当口贾琮已经爬进来,关上窗门了。
  “大姐,有没有看到翻墙的小偷?狗一直叫呢?”窗外传来尤三姐的声音。
  “没有,有时没人它也叫的。”
  尤三姐在窗外寻思一阵,笑了笑,牵狗回去了,贾琮松了口气。
  尤氏看他这个样子,还带了绳索和铁钩,全副武装,为了偷情大业不遗余力,尤氏愈发脸红:“你来干什么?”
  贾琮看得内心一动,尤氏虽然属于人老珠黄,但并不是太老的那种,原著都有“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可见尤氏是很艳丽的,八七版红楼梦没演出来这一点。当然两人年龄相差也大,尤氏差不多快奔四十了。
  但是尤氏并没有生过儿子,她是填房,贾蓉是原配生的,处境和邢夫人一样,无儿无女,娘家没势。
  尽管三十多了,但是保养得宜,脸上未见皱纹,风韵极佳,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在生理需求强烈和可生育的阶段,人家李小璐三十七还出轨,这不算什么,往远处说,万贵妃还大成化将近二十岁呢,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贾琮靠近她,自己不觉得无耻,“我就想来看看你有事没有,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
  尤氏眼睛一酸,落泪道:“你叫我以后怎么办?”
  贾琮拍胸脯:“我在一天,就保护你一日。”
  “若是风言风语,百口所谤,不能存活呢?”尤氏抬起眼睛继续问。
  贾琮道:“目前是不会的,我防范的好,就算有那么一天,我也能暗中叫人带你离开这里,天高皇帝远,去了别的地方,还怕什么?”
  尤氏凝眸看着他:“可我年龄比你大,你不嫌弃我?”
  “不会,年龄不是问题啊。”贾琮闭口不谈堂嫂,也不叫他嫂子,这样觉得很龌龊,尽管这件事的本质就很龌龊了。
  尤氏登时靠在他怀中,贾琮揽住这熟妇,用袖子替他擦了泪水,低头吻住她嘴唇,舌头伸了进去,尤氏这回没有抗拒,搂住他脖子相就,只是舌头还有些躲闪。
  贾琮拔掉她簪子等头上饰物,一头云发披撒下来,烛光映照之下,异常美艳,贾琮食指大动,抱起尤氏往床走,尤氏叫他吹灯,贾琮本来想点灯做的,但也不能让人察觉了。
  上床脱掉尤氏的裙子绣鞋,借着透入纱窗的月光,贾琮才第一次看清尤氏的娇躯,她也是缠足的,但缠得不厉害,一双修长玉足基本保持原型,贾琮热血一涌,正要进入的时候,尤氏双手按在他胸膛:“别急。”
  说着让贾琮睡下面,自己跪下来,理理头发,嘴唇就含住了贾琮的金箍棒,一双玉手的揉捏,极为娴熟。
  “嗯……”这回轮到贾琮叫出舒服的声音,享受地道:“还是熟’妇好,口技不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