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刻在骨子里,淌在血液中的东西

小说:乡村极品妖孽 作者:君流香N 更新时间:2017-11-29 13:39
  听到秦祝豹的话,见秦祝豹是有心要将那六百万给他,当下夏流颔了颔首,并没有拒绝。
  秦祝豹见夏流颔首接受,神色间有点欣喜不已,问了夏流的银行账号后,便让吴掌柜将六百万汇入夏流的账户,生怕夏流会不要似的。
  从聚宝斋出来后,夏流谢绝秦祝豹派阿虎送他回去的提议,一个人走在霓虹灯绚烂下的街道上,好好享受夜色下的风情。
  夜色下的金陵很美,很醉人,古有‘秦淮两岸,士子风流’之说,看来一点也假,直到现代,依旧夜色不减,美女如云。
  一路欣赏从身边经过的各色美女,什么短裙长腿,什么低领大胸,看得夏流目不暇接,心里一阵直痒痒。
  在不知不觉中,夏流走出了闹市区,路上人流和车流渐少,时不时见些小情侣骑着自行车在逛夜景。
  当然,有不少情侣是逛着逛着,就直接进入路边的草坪里去,然后草坪那边就会发出一道道轻微又欢快的嘤咛声。
  就在夏流准备走去欣赏不远处草坪里一对情侣在玩双人舞直播的时候,突然在这时,一辆越野车从他的身后擦过,带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艹,你它妈的不长眼啊,撞死你这瘪三!”
  黑色越野车上传来一声粗鲁的怒骂声,车子发动,再次直驰而去。
  夏流听到对方骂声,眉头皱了一皱,突然,夏流的双眼猛地射出一道精光,朝着远去的黑色越野车望去。
  下一刻,只见夏流身影一闪,猛地朝着对面草坪上的情侣冲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那对正在草坪里玩得热火的情侣,就差突破最后一层防线,见出现在身旁的黑影,顿时吓了一大跳。
  “借车一用,这是付款!”
  夏流也不管会不会将那个男给吓萎了,直接丢下一沓红钞,便骑上旁边的那辆山地自行车,朝着那辆黑色越野车远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就在刚才那个司机在怒骂的时候,夏流听到车内有人在呼喊着几声救命,虽然声音不大,但夏流却听得一清二楚。
  本来这条夜路就没有什么车,突然出现一辆速度极快的越野车差点撞到他,不用想也猜到那几声救命,肯定是有人被绑架在车内发出的。
  既然这种事情被他撞见了,当然要出手。
  毕竟,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淌在血液中的,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不曾忘记。
  ……
  黑色七座越野车上,前面两排坐着四个面目凶恶的男子,脸色兴奋中带着一丝紧张之色,而在后座上着放着一个大麻袋,不知道是什么。
  “黑哥,后面好像有辆自行车一直尾随着我们,要不要停车搞定他?”这时,正在开车一个麻脸男子,扭头对身后那三个男子,询问道。
  坐在中间的是一个肤色极黑,一脸横肉,虎背熊腰的壮汉,听到麻脸男子的话,他回头去看了一眼,果然发现有人骑着自行车尾随在身后,而且速度奇快。
  “妈的,自行车都能骑这么快,也是日了狗了,加速,甩掉他!”黑个壮汉啐骂了一声道。
  “好嘞,黑哥,看我的!”麻脸男子听后,自信一笑道。
  别说他开的这辆车是比较顶级,最高配置,性能最强的越野车,就算是一辆面包车,想甩掉一辆自行车,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很快,越野车便拐了两个弯道,眼看要出市区,麻脸男子回头看了一眼,见身后已经没有自行车的身影。
  “黑哥,那辆自行车已经被甩掉了!”麻脸男子得意一笑,说道。
  黑个壮汉听后,回头瞅了一眼后,抬手就给麻脸男子的脑瓜子一个大巴掌,不爽骂道:“妈个比,你娘个皮西是吃干饭的,超级越野都干不过那吊样自行车。”
  麻脸男子莫名其妙地被拍了一巴掌,不由一阵生疼,有点疑惑再次向后看去,见不远处那辆自行车飞驰而来,又鬼魅般地出现在身后。
  这是什么情况?
  麻脸男子双目瞪大,他刚才明明看到自行车没有跟上,怎么一转眼又来了。
  难道那人骑着不是自行车,而是幽灵车?不然自行车怎么可能追地越野车。
  “黑哥,那骑自行车的肯定是个高手!”这时副驾驶座上的一名光头男,盯了一眼后面,说道。
  “黑哥,是不是身后那个女星的保镖追来了,要不要叫蛇王派人来接应我们?”
  麻脸男子向身旁的光头男投来一个感激的目光,回头对黑个壮汉说出了自己猜想道
  “你它妈的脑子是吃、屎长大的啊,你看到有保镖是骑自行车的么?”
  黑个壮汉火气很大,又一巴掌拍在麻脸男脑瓜上道,“再说她身旁那几个外强中干的保镖,早不就被咱们几个给放倒了吗?”
  黑个壮汉将麻脸男子训骂了一顿,回头瞅了一眼。
  “真他娘的粘人,在前面停车,管他娘是人是鬼,做掉这条来找死的尾巴再走!”
  黑个壮汉怒骂了一句,对着开车的麻脸男子道,在他眼里后面跟来的那辆自行车,纯粹就是来找死的。
  “是,黑哥!”
  麻脸青年心惧刀疤再打他,唯唯诺诺地应道,转过方向盘,拐入前面的岔口。
  黑色越野车停下,黑个壮汉带着三名面目可憎的男子从车里走了下来,盯着身后跟来的自行车。
  黑个壮汉倒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跟他们着过来。
  夏流见越野停下后,速度也慢了下来,悠哉悠地往前面骑了过去,仿佛没有注意那四名男子脸上的愤怒。
  “艹,老子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臭小子,你它娘的,跟着哥几个有什么事?”
  黑个壮汉见自行车上骑着的是一个年轻人,看起来还有些瘦弱,脸色一沉,怒道。
  夏流瞥了那几个人一眼,将自行车停在一旁,走了下来,双手一摊开道:“我刚才有在跟着你们吗?”
  “妈的,小杂碎,你在玩老子么,一直跟在我们后面这么久,还说没有跟着我们!”
  不等黑个壮汉说话,一旁的麻脸男顿时怒气腾腾地妈道,一想到因为面前这小子,自己被拍了两巴掌,他恨不得现在就过去踩死这小子解气。
  “哦,实在不好意思,既然你们看出来了,那就坦白吧,我确实是在玩你们这几个傻X!”
  夏流依然露出微笑,盯着面前那四人道。
  “草,找死,麻子,光头,这人交给你们了,废了他双手和舌头!”
  黑个壮汉看着走来的夏流,眸子闪过阴冷,对着身旁的麻脸和光头男子吩咐道,他们几个都是手头上沾过血的人,弄残一个人那是家常便饭。
  “交给我,你放心,黑哥!”
  麻脸男听后,顿时一喜,摩拳擦掌向夏流走了过去。
  妈的,刚才被拍了两巴掌的恶气,终于可以在面前这小子身上讨回来了,麻脸男子心想道。
  当麻脸男和光头男向夏流包抄过去的时候,黑个壮汉转身与另一个人向后面的越野车走去。
  黑个壮汉根本就没把面前这个年轻人放在眼里,刚才停车下来,只是想处理掉犯人这条尾巴。
  而对付这个瘦弱小子,黑个壮汉觉得一个人就够了,只是为省去不必要的麻烦,他才让光头去帮忙麻子。
  两人一起包抄,那小子的结局他已经猜到,所以根本就不需要看。
  “啊!”
  “啊!”
  然而,黑个壮汉刚走出了几步,两声惨叫就在身后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道嚣张到极点的声音传了过来。
  “真不带劲儿,轻轻一挥手就都趴下了!”
  闻声,黑个壮汉脚步一顿,转头看去,刚好见到夏流神色意犹未尽得摇了摇头。
  而麻子和光头,则趴在夏流身旁的地上,身子抽搐了几下,一声不吭。
  黑个壮汉心里一突,对于光头和麻子的身手可是有知道的,两个魁梧汉子竟干不过一个毛头小子,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遇到高手!
  “快,给蛇王打电话,让他带人过来增援!”
  黑个壮汉脸色一白,对身边的另一个人连忙喊道,他还算见过点世面。
  见黑个汉要叫人,夏流摇了摇头,冷笑一声道:“你们四个欺负一个,还嫌不够丢人,现在还要叫人,脸皮真是厚到姥姥家了,活了个废!”
  说着,夏流身形一闪,来到那两人的身前,右腿抬起,一个回旋腿扫出。
  “砰!”
  “砰!”
  两声碰撞声响起,黑个壮汉和那一个刚刚掏出手机的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倒在地上,几口鲜血吐了出来,那男子瞬间晕了过去。
  “你——你到底是谁?”
  倒在地上的黑个壮汉,感到浑身骨头欲碎,挣扎地抬起脑袋,忍着痛苦望向夏流。
  “我只是个打酱油的路人!”夏流脸上露着一丝无邪的笑意。
  话音刚落,夏流左脚伸出,一脚踩在了黑个壮汉的一只手臂上。
  “啊!!”
  黑个壮汉惨嚎一声,一把刚扬起想偷袭夏流的匕首从他手中掉落,手腕被夏流一脚踩碎,痛晕了过去。
  夏流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四人,在刚才刀疤脸说出要他两只手和一根舌头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伙人的残忍,平常肯定手上没少沾血,因此他出手也毫不留情。
  收起目光,夏流向不远处的那辆越野车走去,打开越野车的车门,将后座上的那个麻袋解开。
  PS:第二更送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